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乐老师和他的学生(4)

有点短,好像没能把自己最萌的那种感觉描写出来,生气QAQ

——————————————————————————

乐无异打开电视,照着昨天的方法调出舞蹈视频,这次他跳过了逐步教学的部分,直接快进到一整套舞步的练习部分,对沈夜说道:“我们时间比较紧,就不花太多时间复习昨天的东西了,今天直接跟着视频跳一整套完整的舞步,我看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咱们尽快进入下一个环节。”


沈夜表示赞同,随着乐无异按下视频播放键,他自觉地摆好姿势,待音乐响起、起步的节拍到来时,他准确地踩着拍子跳了起来。


一整套舞步持续了约四分钟,虽然沈夜空闲时一直在练习,但像这样完全投入且连续

【沈乐】剥螃蟹

因为今晚吃了螃蟹,所以就地取了个材~

-----------------------------------------


“这是什么?”沈夜皱着眉一脸嫌弃地偏过头去,刚被端上桌的蒸笼热气腾腾,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却能闻到一股海腥味。

“今天给你换个口味。”乐无异笑得颇为得意,自己凑近蒸笼猛地嗅了一下,螃蟹的鲜味伴随着轻微的腥气涌入鼻腔,勾得他垂涎欲滴。

乐无异迫不及待地打开蒸笼,只见雾腾腾的一阵热气漫溢出来,精致的瓷盘里躺着两只被蒸得通红的螃蟹,看上去美味极了。

然而沈夜从没见过螃蟹,更不会知道这玩意的鲜美滋味,不需进食的体质使得他对食物从无要求,总是清淡素雅对付着过,虽说被乐无异捡回来后伙食...

【沈乐】乐老师和他的学生(3)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

(3)

隔天早上,当瞳踏进沈夜的办公室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奇妙的景象:只见沈夜手里捧着文件认真阅读着,人却不好好坐在办公桌前,而是将会客的沙发推到房间一角,令办公室内留出一块足够他来回踱步的空间,在那片空地上迈着自己看不懂的步子。


联想到前两天在群里大家一起揶揄沈夜的话,瞳顿时心下了然,却还是忍不住打趣道:“怎么?还真跟沧溟较起劲来了?”


沈夜闻声抬头看了眼瞳,想起前两天群里瞳幸灾乐祸的话,没好气道:“不是较劲,只是既然答应了,总不能敷衍了事吧。”...

【沈乐】乐老师和他的学生(2)

关于舞的地方我都是胡说的请别当真TTUTT

---------------------------------------------

第二天,沈夜与乐无异约好傍晚七点在舞蹈房准时上课,一向赶早不赶晚的沈夜望向马路对面的舞蹈房,又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六点半,距离约好的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在经过一家咖啡店时,他买了两杯热巧克力,然后径直向舞蹈房走去。


沈夜拉开店门,风铃又叮铃作响起来,坐在休息室里正一边盯着国标舞视频研究、一边端着保鲜盒狼吞虎咽着饭菜的乐无异听到声响后立马搁下了饭盒,嘴都没来得及擦干净就往外走去,看到沈夜竟提早过来了,他不免有点惊讶,毕竟对方一看就是一副大...

【沈乐】乐老师和他的学生(1)

预计短篇,大概3-4更完结?

实在不会起名字,就别吐槽这个标题了QUQ

我脑补时非常欢乐傻白甜的跳舞梗,强行师生恋有木有!(滚)

------------------------------------------------------------------

(1)

沈夜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大孽,才交到这么一群损友,看着手机微信里刚与沧溟结束的对话,他无奈叹了口气,将手机锁屏塞进口袋里,等待人行道的信号灯变绿。


要论事情的起因,还得从沧溟与沈夜的关系说起,沧溟与沈夜是发小,自己父亲又与沧溟的父亲是当年一起出来打拼的好伙伴,如今沧溟继承家业,自是有许多不得...

【沈乐】情·蛊(4)

(4)

无厌伽蓝之内分岔路口极多,一路上乐无异光顾着担心同伴的伤势,并未注意到瞳为他引路时有意避开了通往地牢的路,那里至今还有不少无法承受魔气感染而变成怪物的失败试验品,瞳本以为不必急着处理掉这些东西,却没料到沈夜竟会对那一群孩子手下留情。


明明事已至此,阿夜他又是何苦……


待瞳将乐无异带到几个孩子休养的病房时,只见三个人都静静睡着,还未等瞳发话,乐无异直直冲向闻人羽所躺的床榻前,他急切却又温柔地握住对方的手,轻轻唤着那人的名字,然而闻人羽双眼紧闭着,像是压根听不到乐无异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


来时就已经心急如焚,眼下的状况更是让乐无异惴...

看了古二电视剧剪影爆料后,玩一下梗

ooc有,微胡闹,专注发糖,虽说看到剪影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但还是忍不住苦中作乐,脑补了乐乐笑话太师父剧版造型的小剧场
-----------------------------------------------------

从私人化妆室出来的乐无异打量着自己一身纤腰束冠的装扮,觉得颇为新鲜,看看这下还有谁敢笑话他胖,正当他乐得美滋滋时,对面沈夜的化妆室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胡子拉碴一脸沧桑的大叔,若不是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分叉眉,乐无异险些不敢认出沈夜来了。

乐无异先是一愣,待从眉眼间确认对方就是沈夜后便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太师父你这造型也太……哈哈哈哈哈哈!”

沈夜自打看到造型时...

【沈乐】狐说·第六章

可能有一点点小虐?

--------------------------

(六)


根据瞳的解释,乐无异大致了解了所谓“驱除”妖气的方法究竟是什么样的,不出沈夜所料,在听过解释后,乐无异的态度明显没有之前坚决了,他沉默了半晌,大约是在两种选择间犹豫不决。


瞳对乐无异的感受没有太多兴趣,他只是看在对方也许对沈夜会有帮助、并且沈夜对乐无异的态度比较上心的份上,才对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狐妖多了几分耐心。


“如何?你可有决断?”


在略显长久的沉默下,瞳率先打破了静默。


乐无异的思绪瞬间被瞳的质问拉回现实,他仔细观察着瞳的眼神...

【沈乐】没有名字的短篇肉(1)

乐乐马贼设定~

抓了个大灰狼回来嘿嘿嘿XD

大概两到三更完结吧

毫无逻辑各种ooc纯粹为了肉为了带感而闹着玩的设定

----------------------------------------

(1)

大漠之中烈日炎炎,在距离破败的捐毒遗迹的不远处散布着数十个帐篷,那是由狼王安尼瓦尔统领的狼缇部落。


刚满十八岁的乐无异在前几天正式成为了狼缇部落的副首领,他正窝在自己的帐篷里改良从哥哥那里得到的新刀,今天的行动将成为他的首次实战,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为一个马贼,没有一把好刀是万万不能的。


“好了,大功告成!”


乐无异凭...

【沈乐】狐说 第五章

(五)


“瞳?他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去见他?”


终于寻得故人,乐无异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开始对沈夜周围的一切感到好奇起来。


“……等你明天见到他就知道了,夜已深了,明日还有很多事要做,早些休息吧。”


沈夜暂且将乐无异安置在了自己寝室内的一个角落,为防万一,他在彻底解除乐无异的禁锢之前先在寝室周围布下了结界,如若有任何东西触碰到结界,他都能有所感应。


“哦……”乐无异对沈夜不冷不热的态度略感失望,但转念一想对方失去了记忆又不忍心责怪他,只好硬生生将一肚子疑惑憋了回去,老老实实盘卧在软垫上睡觉。


这几天奔...

1 / 15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