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小兔子乖乖(番外)上

-----

服了我自己……感觉自己絮絮叨叨的写了些完全没有实质内容的东西……

只是想写一个肉肉的番外结果前面的冗长又无趣的铺叙就写了好长……

对自己感到了烦QAQ

----------------------

沈夜发觉最近乐无异不太对劲。

 

自从上次他成功引诱乐无异向自己表白之后,乐无异一直对他没有说出【我喜欢你】这件事耿耿于怀,以至于少年在之后的日子里对自己百般殷勤、连哄带骗,俨然一副只要沈夜不说出喜欢他,他就决不罢休的态度。

 

可这几日里,乐无异像是突然转了性,总是躲着沈夜,就连和沈曦一起玩耍时也显得没精打采。习惯了被少年成天围着的沈夜,突然受到了冷落,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了很久这几日里到底做错了什么,也没想出个头绪来,难道真是因为自己一直不肯说出那句【我喜欢你】而耗尽了少年的耐心?

 

某天周末的早晨。

 

按照以往的生活习惯,在沈夜和沈曦吃过早饭后,沈曦就会跑去找乐小兔子玩,沈夜有时也会陪着一起。但今天却不大一样。

 

沈曦一大早就被华月接走,说是要去看什么竹笋包子杂耍团的表演,沈夜则是难得周末清闲一下,总算不用再为工作挂心。送走小曦后,偌大的客厅里只留他独自一人,哦不,确切的来说,还有一只兔子。

 

这一周里(此指下班后回家,也就是晚上),沈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乐无异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很少再主动和他说话,每到两人独处时乐无异就会找各种借口逃开他。起初沈夜以为那只是少年害羞,可一两次是害羞,连着好几天下来,沈夜几乎要以为乐无异是不是讨厌自己了,这让他心里不安,但又总是找不到好时机和乐无异谈一谈。

 

沈夜轻手轻脚地走进自己的卧房,悄声踱到乐无异的床边,变回兔子形态的乐无异此时趴在床铺上仍然在酣睡。

 

“真是个贪睡的家伙。“沈夜看着眼前睡得没心没肺的乐小兔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个人看家左右也是无事,沈夜干脆拿了本书,就这么坐在乐无异床边看起来,这样等乐无异醒了,他也好及时照料到。

 

沈夜本以为乐无异再怎么能睡,也不会起太晚,不曾想这一睡,竟是睡到了下午,乐小兔子才醒来。

 

沈夜见乐无异睡醒,将他抱起放到自己腿上,拽了拽乐小兔子的兔耳朵,话语里宠溺的语气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你啊,可真是能睡。“

 

待乐无异清醒,察觉舒服的抚摸以及温柔的声音都不是来自以往的沈曦,而是沈夜时,乐无异好像特别嫌弃似的,用嘴拱开了沈夜的手,随后就想从沈夜双腿上跳开。

 

沈夜看出了乐无异想要躲避他的意图,不禁皱了皱眉,连说话的语气也带了点不悦,“乐无异,你就这么嫌弃我?“

 

乐无异闻言动作停顿了一下,沈夜抓住这个时机,又把他抱回到怀里,顺带戳了戳他的小脑袋。乐无异几经挣扎都没能逃出沈夜的手掌心,最后也不知是累了还是怎么的,总之是放弃了逃跑,干脆老老实实的窝在沈夜怀里,继续睡大觉。

 

“乐无异,你!……唉……算了。“沈夜见乐无异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真是又气又恼,但无奈乐无异现在还是兔子的模样,实在无法下手欺负。

 

哼,等到了晚上,有你好受的。沈夜心想。

 

到了晚上。

 

乐无异虽然有意躲着沈夜,但晚饭还是会好好做。做好饭后,乐无异以不饿为理由,把沈夜一个人扔在客厅吃饭,自己跑回了卧房。

 

沈夜心情郁闷,一顿晚饭食不知味,随便扒了几口饭菜后就放下碗筷。乐无异这一周的表现实在太反常,沈夜左思右想也想不通,干脆不再去猜,直接向本人问个清楚明白。

 

沈夜跟进了卧室,却没看到乐无异的人影,只听到浴室传来哗哗水声,大概是少年正在洗澡。总不能把人从浴室里拖出来,那便只好等他洗完出来再谈了。

 

可沈夜左等右等,十分钟、二十分钟,都三十多分钟了还是不见人出来,沈夜实在坐不住了,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得不到里面的回应,又出声问乐无异,还是没有反应。这几天乐无异的反常令沈夜很是担心,沈夜再也等不下去,直接拧开浴室的门打算看看里面的情况。

 

只见乐无异整个人蹲靠在淋浴间的瓷砖墙边,花洒还在喷水,整个浴室却不见一点雾气。沈夜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劲,拉开淋浴间的门,冰冷的水花登时就溅到了他身上。

 

“乐无异?!“沈夜大惊,看着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少年,连嘴唇都因为水的冰冷而冻得发白,他连忙关了淋浴取来浴巾包裹乐无异。沈夜又叫了几声少年,但仍得不到回答,眼看少年现在的状态是没法自己走出浴室了,沈夜索性打横抱起乐无异,径直将他抱到自己床上放下。

 

沈夜将乐无异全身擦干,像裹粽子一样把他整个人包在棉被里,又跑进厨房烧了热水端给少年喝,可少年依然冻得发抖。沈夜看着乐无异的样子心疼得要命,可热水袋、暖空调什么的能用的都用上了,短时间内还是没办法让少年的身体回暖。眼见这样下去乐无异真的会生病,沈夜横下心来把自己上衣脱了,钻进被窝里抱着发抖的乐无异,打算以自己的体温来给少年取暖。

 

也不知过了多久,乐无异不再发抖,身体开始渐渐回暖。人冷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往暖和的地方靠,乐无异当然也不例外,他迷迷糊糊的神智尚不清醒,却依然辨准了身旁体温暖热的大活人,朝着沈夜的怀里一个劲儿地钻。

 

 

评论(7)
热度(20)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