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无眠之夜(3)

感觉好像写了一堆废话……

一开始还有点想法的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就觉得全是废话……

果然应该一有先发就立即记下来的……

现在乱七八糟的感觉有点超出自己的控制了

还有就是……这一更好像特别OOC……

------------------------------------------------------

自第一次商谈过去已经快一周了,这期间砺罂几乎每天都会以商量公事为由给沈夜打骚扰电话,无奈他苦于砺罂与公司的合作关系,不能直接与砺罂挑明自己的态度。好不容易硬着头皮与砺罂周旋,这不过才一周,沈夜整个人却憔悴了许多,连夜里睡觉都会因为产生幻听,被那一阵阵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呵呵笑声给惊醒。

 

谢衣见沈夜的精神状态日渐颓唐,这样下去人迟早被逼出病来,于是直接代他请了一天假,让他散散心,好缓解缓解压力。

 

沈夜这边还在上班的路上,就被谢衣一通电话打发去“休息”了。平时忙碌惯了的沈夜现在突然得了闲,反而感到不自在起来。他看看手表,时间还早,虽说工作方面没有他,谢衣一个人也完全没有问题,但常年工作狂的沈夜还是忍不住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问题而拖累工作的进度。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个法子让砺罂死了这条心。

 

由于最近晚上沈夜总睡不踏实,使得早上起来都没有胃口吃早饭,现在人一闲下来,再加上要思考事情,空荡荡的胃终于开始抗议。也罢,先去哪儿吃点东西,边吃边想好了。

 

填饱肚子后的沈夜总算恢复了点精神,既然难得能够悠闲一天,不好好放松一下可就要白白浪费了好友的一番好意。

 

今天天气很不错,阳光明媚、惠风和畅,正是适宜外出郊游的好日子。沈夜由于放假来的突然,一时间也找不到人陪,只好自己一个人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自身旁来回穿梭,车水马龙的嘈杂声不绝于耳,本就需要安静思考的沈夜实在不堪忍受,转而回到自家附近的一处小公园。这里离闹市区较远,居住人口也不密集,环境僻静,很适合养老。

 

沈夜素来喜静,平日里很多习惯都被谢衣笑话像个老头子,说是这般生活未免太少乐趣。也幸亏沈夜和谢衣是多年好友,知道谢衣这人说话向来是心直口快但毫无恶意,否则换了别人,恐怕他脸早就黑了。

 

公园里十分幽静,来往的只有个别住在附近的人家,这里空气清新,对沈夜来说,是放松心情的绝佳场所。

 

沈夜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头靠着椅背望着天空发呆。一个人原本精神极度紧绷,现在又突然松弛下来,难免感到疲累。沈夜觉得困意来袭,正当他昏昏欲睡之际突然听到身旁有动静。原来是一个小男孩跑得太快,结果被自己绊倒。

 

由于天气暖和,小男孩穿的是短裤,这一摔把腿磨破了皮。小男孩蹲在地上抱着腿,也不知道是摔蒙了,还是因为疼痛而站不起来。沈夜看在眼里,虽然和他并没有关系,但正好人摔在自己面前,他不忍心就这么放着不管。

 

沈夜起身走到男孩身旁蹲下,男孩因为发觉有人靠近而抬头。沈夜似是天生面冷,本来面无表情的再加上他那罕见的分叉眉,就已经让人不由自主的望而生畏了,现在由于疲倦而紧皱的眉头更是让他看着更凶。男孩一抬头就看到这么一张凶巴巴的脸,本来还强忍着眼泪,结果这一吓直接把在眼眶打转儿的眼泪给吓掉了出来。

 

沈夜哪里见过这个阵仗,看到小孩子哭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慌乱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以作安抚,随即询问起男孩的情况:

 

“摔疼了吧?能自己站起来吗?”

 

沈夜说话语气轻轻的很温柔,男孩见对方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抽抽噎噎地说着疼。虽然嘴上说着疼,但到底是男孩,心性好强得很,没向沈夜求助就自己站了起来。

 

沈夜带男孩就近找了一处为他清洗伤口,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创可贴为男孩贴上。小男孩很快停止了抽泣,扑闪的大眼睛望着沈夜,眼睛里尽是崇拜之情。

 

“叔叔,你真是个好人!我…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

 

小男孩抹了把脸,咧嘴冲沈夜笑了笑,又胡乱说了几句之后便与沈夜道别。沈夜看男孩很快心情转好,再想到之前对自己无意间流露出的畏惧,这反应……真是像极了一个人。

 

乐无异……这个青年好像十分有趣,左右也是心绪烦闷,倒不如去找他聊聊天解解闷,也许能开怀一些?

 

评论(7)
热度(19)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