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ABO】咕噜肉(1)-(2)

还是一如既往的……标题没有什么深刻含义……

又开了个新坑w不过这个应该是短篇,因为纯粹是为了炖肉写的所以长不了吧

第一次写ABO,要是有设定哪里搞错的地方还请多多提醒QAQ我会及时改过来的

--------------------------------------------------

 

设定:沈谢乐师徒孙住在一起,沈夜ALPHA,谢衣BETA,乐乐OMEGA,

 

初遇年龄:乐乐15岁,谢衣22岁,沈夜32岁。

---------------------------------------

 

  1. 【天上掉下个徒孙异】

 

乐无异第一次见到沈夜,是在他15岁的时候。

 

那是在全国机器人锦标赛上,作为评审之一的谢衣一眼就相中了乐无异的才能以及他无可限量的潜质,从他制作的机器人作品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创新意识,同时也融合了非常人性化的设计理念——谢衣几乎是潜意识里就做好了这个决定:他希望这个孩子以后能够跟着自己继续深造。

 

比赛结束,乐无异的作品虽然深得谢衣个人看好,但在技术上却不是顶出色的,结果很遗憾的只拿了第三名。

 

谢衣赛后找到乐无异,在得知这个作品是在乐无异没有任何人指导之下,仅是依靠家中母亲所收的一些图纸和半成品自己研究摸索出来之后,谢衣更加不愿放过这样一个人才。

 

谢衣摸摸乐无异毛茸茸乱翘的小脑瓜,柔声问道:“喜欢机械吗?”

 

乐无异咧开嘴笑得灿烂:“喜欢!最喜欢了!”

 

谢衣:“知道为什么没拿到第一吗?”

 

乐无异转瞬露出了失落的表情:“我的技术还不够纯熟……没有办法完美地表达出自己的设计……”

 

谢衣笑得温柔:“想要把自己的技术磨练的更加纯熟吗?”

 

——“想!”

 

》》》

 

“呃……师尊,就是这样,从今天起小无异就会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了。”谢衣正努力向沈夜解释着自己为什么只是去当个评审,最后却变成拐带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回来。

 

沈夜只淡淡看了一眼躲在谢衣身后的孩子,听了自家徒弟的解释后眉头皱得更紧了,“胡闹,你该不会是直接把人从会场带回来的吧?”

 

谢衣低头看看乐无异以作安抚,连忙补充道:“怎么会,我已经同这孩子的父母谈过,他们都表示尊重这孩子的意愿,无异本人也非常想跟着我学习,我也很看好这孩子的才能,这是好事啊。”

 

乐无异依旧躲在谢衣身后,死死拽着谢衣的衣角不敢直接面对那个被称作“师尊”的人,那个人长得好凶,原本周身就散发着一股凌厉气息,再加上那不苟言笑的表情和分叉的眉梢,更是让乐无异觉得这人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然而乐无异毕竟年纪还小,见自己的师父与面前这人谈了许久,在小小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怯怯地拽了拽谢衣的手,用尚未变声的软糯声音小声问道:“谢衣师父,这个人是谁呀?”

 

沈夜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瞥了一眼这个打断自己与谢衣对话的小毛孩,冷声道:“哼,问我是谁?”

 

谢衣见沈夜不大高兴,生怕这一大一小两人刚见面就产生矛盾,这以后几年里,乐无异几乎都要在这个屋檐下与沈夜共同生活,以后只要互相多了解,关系一定会变好的,但若是现在就有了隔阂以后恐怕就没那么好相处了。

 

为了不让沈夜继续说出更冷漠的话,谢衣赶忙抢先说道:“无异,你过来。这个看上去有点严厉的人就是我的师父,叫沈夜,按辈分来算的话也就是你的太师父,以后你就叫他太师父,知道吗?”

 

乐无异心想这人哪里是有点严厉,简直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好像哪怕犯一点小错都会马上被打个半死的样子。不过心里想归想,要是真把这想法说出来,恐怕乐无异真的会被沈夜提溜到门外去,迫于寄人篱下又人生地不熟的威胁下,小乐无异只好顺从地开口对沈夜叫了声“太师父”。

 

招呼也算是打过了,沈夜让谢衣把乐无异暂时安排到平日里不太用的储藏间,说是当做暂时的住处,等过几日再帮他重新收拾下房间。那个储藏间虽然空间并不狭小,但最大的缺点是没有窗户,通风和日光照射都无法满足,这样的房间难免郁闷了些。

 

乐无异自然是不愿意住这间屋的,可迫于沈夜那一张大黑脸,他是不敢说不的。细心的谢衣看出乐无异小脸上千万个委屈和不乐意,心想孩子第一次离家哪里受得了这个落差,于是道:“要不,就让无异睡我屋好了,反正我房间的空间很大,床也足够两个人睡……”

 

沈夜虽然没听到乐无异说不要,但孩子的表情总是藏不住心思的,既然谢衣自己都愿意了,那他这个太师父再严词厉色的话未免显得太不近人情,干脆就任由谢衣自己安排去了。末了,沈夜对谢衣招了招手说道:“你把乐无异安顿好了以后来下书房,我有事情要单独同你说。”

 

谢衣隐隐觉得自己知道沈夜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反正就算现在不说以后也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现在把事情都挑明了也好,就当是为以后打个预防针。

 

(2)【小冤家】

谢衣把乐无异安顿好后,独自来到书房,书房的房门并未关紧,但谢衣还是很有礼貌地先轻叩了两下木质的房门,等得到了沈夜的允许后才进入书房。

 

沈夜原本坐在旋转椅上面对着电脑敲打键盘,听到身后门口的动静才转过身应门。

 

谢衣进到书房里,见沈夜一副“你自己交代吧”的样子,他摸摸鼻子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正想着乐无异的事情该从何说起时,沈夜反倒率先发话了。

 

“乐无异还有多久成年?”

 

“师尊……你都看出来了……”

 

“我一开始也只是怀疑,但看你这反应,就知道我没猜错了。”

 

“那个……师尊目光如炬!”

 

“别以为拍我马屁就能蒙混过关,乐无异虽然现在还小,他一个omega,一旦成年,随之而来的发情期你要怎么处理?”

 

“呃,这……也许无异到时候就会遇到自己喜欢的alpha,那不就没问题了。”

 

“你倒说得容易,你刚来我这里学习时,最初几年都窝在工作室里不肯出门,也就是最近两年小有所成,被外界引起了重视,这才渐渐与人交流多起来。我看那乐无异的性子和你倒是像得很,你觉得他会那么巧在成年之际就正好找到对象?”

 

“哎师尊,我们这不是在说无异嘛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那你要担心会出事,不如待到他临近成年之时,将他送回家不就得了,等他家人帮助他解决了问题,要回来还是留在家,到时就看无异自己的打算了……那,再不济,我可以去问叶海要点抑制剂,以防万一嘛。”

 

叶海是谢衣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两人也是因为机械研究而结识,只不过叶海现在从事的是医疗器械的相关工作,因此认识许多从医的工作者,抑制剂之类的这些特殊药品,对普通人来说要搞到手有点困难,对叶海来说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谢衣见沈夜的眉头依然没有放松,于是把藏在身后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递给沈夜看——那是乐无异此次参赛的作品。

 

谢衣不死心地继续劝道:“师尊你看,这是无异这次的参赛作品,据我了解这个作品无异他没有依靠任何专业指导,只凭借一些他家中收藏的图纸和半成品,他就能自己摸索到这个地步。而且你看,在很多细节上的设想,无异有着与众不同、出其不意的想法,虽然技术上是欠点火候,不过他现在这个年纪,学东西快得很,他自己又兴趣浓厚,这么难得的人才,我实在舍不得置之不理。”

 

沈夜被谢衣这一连串的说辞噎得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心想自己这徒弟平时虽然乖顺,但脾气却是出奇的犟,一旦他认定的事情,并且只要他占着理儿了,那他是坚决不会改变主意的。

 

沈夜苦笑,他本来也没打算赶乐无异走,这事儿谢衣先斩后奏都已经促成到这份上了,现如今他也不过发几句牢骚,责怪谢衣做事太过冲动。

 

况且,谢衣这事先准备好的一番说辞对沈夜还挺受用,尤其是最后为了向沈夜证明自己的眼光而特地带来的乐无异的作品。沈夜留下了乐无异的作品,说是打算抽空再仔细瞧瞧,随后便让谢衣回去照顾乐无异了。

 

沈夜翻来覆去检查着乐无异的参赛作品,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乐无异,这孩子倒也有趣。”

 

》》》

 

乐无异搬来谢衣家里已经快一个月了。

 

说是谢衣家,其实这里是沈夜买下的一栋独栋别墅,只不过谢衣来这里学习,长久下来嫌往返太麻烦,干脆就住了下来。这住也不是白住,谢衣每个月都有付租金给沈夜,因此他住的心安理得。

 

谢衣的大部分机械知识都是沈夜亲自教授的,沈夜自己在机械技术科研的领域内也算是个名声不小的人物,但由于他不喜抛头露面,工作室又直接设在家中,因此鲜少与外人往来。大概也正是因此,谢衣在沈夜这里学习的期间,除非自己偶尔外出与同事有所接触,平日家里都没什么人会造访。

 

乐无异很喜欢谢衣,每每受到谢衣的指导或点拨,他两只眼睛里的崇拜之情简直能够溢出来。而谢衣对乐无异也是宠爱得很,偶尔出了错或者有偷懒的情况,也只是敲敲脑门,最严重的惩罚也就是晚饭不给肉吃。

 

这样宠溺的教育方式看在沈夜眼里,那自然是无法容忍的,想当年他虽然不管谢衣胡闹,但学习方面的课业那可是做得一板一眼、井井有条。沈夜在这方面要求极高,而谢衣也确确实实地达到了沈夜的要求。现在再看自己教出来的徒弟教别人,还教得如此漫不经心,沈夜这个曾为人导师之人又要坐不住了,时常会在忍无可忍之际,出口教训乐无异两句。乐无异仗着有谢衣给撑腰,也是有恃无恐,时不时还对沈夜顶句嘴、扮个鬼脸什么的,弄得沈夜是又恼火又无奈。

 

评论(5)
热度(48)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