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ABO】咕噜肉(3)

卧槽我简直不敢相信……

难得爆了字数……

恩3000+对我来说就已经是爆发小宇宙的级别了……

大概是我太罗嗦了?但是很多小细节的东西又割舍不掉……

---------------------------------------------------------------

(3)【原来你恨我】

乐无异已经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平日里谢衣会安排定量的课业教授给他,并且每次都会布置一两个课题去让他在课后思考钻研,以达到消化巩固的目的。通常每次课业的周期都在三至五天,偶尔有点难度的会给他一周的时间去准备。

 

这期间乐无异也有独自思考良久、查阅无数资料却仍然想不通的课题,每当在这种碰壁的时候,他都会去找谢衣撒娇,暗暗期望着师父能够再给自己一点提示,有时候谢衣拗不过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徒弟,也只能是一边无奈笑着一边给出提示。但也只是有时候,在那些连撒娇也不管用的时候,乐无异就只能继续苦恼了。

 

看着宁可继续独自苦恼下去,也不肯开口问问自己这个太师父的小徒孙,沈夜有时候也会感到着急。

 

虽然相处了仅有一个月,沈夜也因为没有直接教授乐无异任何知识,故而很少与乐无异有什么交流,但他还是从谢衣那里听说了不少这孩子的表现。

 

乐无异固然是顽皮了些,然而他在对待机械方面的事情时却极其认真,并且常常能看到他表现出极大兴趣的开心模样。这种一心一意专注在机械上的样子,和当年他教谢衣时的情景真是像极了,同时这也是沈夜最欣赏谢衣的一点。大概是有点爱屋及乌的心理作祟,沈夜看着乐无异成长的时日越久,便越来越对这孩子将来的发展抱有很大的期待。

 

乐无异之所以不去向沈夜求助,主要还是因为刚搬进来时沈夜的冷言冷语,虽然沈夜其实并没有说什么伤人的话,实质上也没有刁难他的意思,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种高傲疏远的态度还是让他心里有个疙瘩。

 

不过这个疙瘩最近似乎变小了很多——自从乐无异发现自己的太师父其实是个纸老虎之后。

 

乐无异发现自己的太师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看似凶恶其实是因为天生面冷,语气冰冷实则是因为不善表达,一旦掌握了这样的规律后,乐无异便渐渐不再对沈夜感到畏怯,甚至还会时不时与沈夜拌两句嘴,这样奇妙的情景看在旁人眼里,反倒是经常让在一边看着的谢衣偷笑。

 

》》》

 

然而乐无异与沈夜的关系真正开始有所转变,却是从一件小事情开始。

 

有那么一次,谢衣为乐无异布置完课题后就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出差,这下乐无异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眼看着师父的归期一天天将至,自己手中的作业却仍然没有进展,乐无异依旧如往常一样独自在工作间苦恼。

 

无奈之下,他想着也许翻阅下师父收集的资料能够得到什么灵感,在第N次怀着这种侥幸的心理下,他两手抱着自己做了一半的机器人以及图纸,一路踉踉跄跄地来到书房,大多时候书房房门都是关着的,乐无异也没多想,门也没敲就打算直接进入。

 

沈夜听到房门有动静,便习惯性地转头查看,结果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乐无异因为两手抱满了东西无法轻易开门,只得借用手指的一点力气慢慢按压拧动门把手,待锁扣完全弹开后再转身用屁股一点点推开房门。

 

沈夜看着乐无异笨拙的模样觉得好笑,转身站起想要帮他减轻两手的负担,嘴上却忍不住逗乐道:“看你笨的,就不能少拿点东西吗?多跑一趟又不会少块肉,懒死了。”

 

乐无异没料到房里有人,身后突然响起说话的声音顿时被吓了一跳,怀里原本就堪堪落地的一堆东西,这手一抖,眼看着就要滑出手臂了,乐无异哎了好大一声,好像哎了这声东西就会自己飞回来似的,好在沈夜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险些滑落的机器人半成品。

 

乐无异抬起头顺着手的主人望去,沈夜此时也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乐无异吁了口气叹道:“喵了个咪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沈夜一边帮乐无异把怀里的东西拿到书桌上,一边含笑斥责道:“谁让你不先敲门的,活该被吓到。平时你师父进书房前都会先敲门确认是否有人,怎么礼貌这点你倒是一点没学着?”

 

乐无异听着沈夜拿比自己大好多的师父与自己比较,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嘴上逞强道:“师父是你的徒弟当然对你毕恭毕敬的了,我又不是你徒弟干嘛这么讲究……”

 

沈夜看见乐无异还敢不服气,心想这小子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再不管管迟早要跳到自己头上,那还能得了?想罢便伸手弹了乐无异的脑门,以作为小小惩戒,随后训道:“以后不管进谁的房间都要事先敲门,知道吗?这是基本的礼貌问题,平日里就是谢衣太惯着你了你才这般不懂礼数。既然谢衣现在不在,那我这个太师父代为管教岂非再合适不过?”

 

乐无异听沈夜讲的头头是道,虽然心里还是多少有点抵触的小情绪,但对方句句在理,辈分上尊卑有序的事实也摆在面前,他找不到反驳的话可说,只得撇撇嘴回答沈夜:“是,太师父教训的是,徒孙知错了。”

 

沈夜一听乐无异这语气就知道这徒孙还是不服自己,但要让这样一肚子小聪明的小鬼真心实意地信服自己,寻常的教导方式那估计是行不通的,只好用点非常手段了。

 

沈夜没再多说什么,坐回自己电脑前继续敲打键盘,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跟着在书房找书的乐无异移动。

 

乐无异嘴里念念有词地嘀咕着要找的相关书籍资料,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在安静的书房里也足够让沈夜听清了。沈夜趁乐无异专注于翻找资料的间隙,拿起刚才被他置于书桌上的半成品仔细检查着内部构造——与乐无异住进来第一天时看到的那个参赛作品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大约是受了谢衣指导的影响,乐无异在材料选用以及固定关节部位的风格都像极了谢衣。

 

沈夜又打开机器人最内部的核心部分检查起来,由于核心部分总是与其他部件有所隔离,沈夜在打开时弄出了声响,原本专注找书的乐无异听见了动静,像被针扎了一样立马蹿到沈夜面前,伸手便想要夺回自己的作品。

 

沈夜倏地从转椅上站起,顺便还故意转了个身背对着乐无异,双手举着小徒孙的作品,继续兴趣盎然地检查着核心部分。由于乐无异还在成长期,个子较沈夜差了将近一个头,再加上沈夜两手举高,乐无异一时抢不回自己的机器人。后者眼见不仅作品要被数落,连在身高上也受到了鄙视,气得乐无异直跳脚,干脆扒住了沈夜的胳膊往下拽。

 

这一拽沈夜手里的东西就拿不稳,无法拿稳就无法更细致地做检查,沈夜被乐无异拽得烦了,干脆自己把手放下,将机器人还到乐无异手中。

 

乐无异像抢回了什么心肝宝贝一样将自己的作品护在怀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埋怨地瞪着沈夜,嘴里却心虚地支支吾吾道:“你你你,你怎么乱动我的东西!刚才还说要礼貌,你这样不问我就拿我东西,你才没礼貌呢!”

 

乐无异那点小心思就算他试图隐藏得再好,在沈夜面前也不过犹如一层薄纱,一戳即破。但沈夜并没有直接戳穿乐无异,反而问道:“谢衣这次给你的课题是什么?”

 

乐无异本以为沈夜会嗤笑自己的作品有多不成熟,心里都已做好与对方吵嘴亦或是无视对方的准备,却没想到沈夜会突然关心起自己的作业,许是有些感到意外,他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沈夜的问题。

 

沈夜听了课题内容后思索了片刻,沉声问道:“知道自己的作品问题出在哪吗?”

 

乐无异依旧诚实答道:“关节部位旋转的角度不够大……而且托举部分的承重能力也太小……”

 

沈夜兀自点点头,像是对乐无异回答的表示肯定,然后继续问道:“那知道要怎么调整才能让角度变大吗?还有,说说看怎样才能将承重能力增大?”

 

“……”乐无异低着头,没有说话。

 

沈夜也不再追问,只轻轻拍拍乐无异的脑袋,示意他抬头,然后拿过他手中的机器人,将几个关节固定的地方指点给乐无异看,同时解释道:“你看这个地方,不能固定的这么死板,要…………”

 

待沈夜将乐无异的机器人所存在的问题依次指出,并且悉心解释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时,乐无异早就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最后解释完,沈夜问道:“现在清楚了吗?”

 

乐无异呆愣愣地点头应道:“哦……清楚了……”

 

沈夜很满意乐无异的反应,总算是在自己的小徒孙面前露了一手,随即他拍了拍乐无异的后背道:“既然清楚了,那也没必要再找资料了,现在就去修改吧。要是在谢衣回来前没做好,大概又要3天不给你肉吃了。”

 

乐无异还沉浸在对沈夜深深的钦佩之情里,那种对一个人的看法被完全颠覆了的感觉让乐无异有点懵。直到他抱着作品走到了门口,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头,对沈夜鞠了一个90度的躬。

 

乐无异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有一会儿了,也不见他起身。沈夜正感到奇怪,却见乐无异终于抬起头来,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最后才郑重其事地对沈夜说道:“那个……太师父,谢谢你……还有刚才开门的时候,也谢谢你……嗯,那、那我就去做作业了……”

 

沈夜也没料到自己这人情卖得如此有成效,被乐无异如此郑重地道谢,除了多年前谢衣出师时对自己说过,之后就再也没人对自己说过了。身为太师父的沈夜反而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为了缓解这突然严肃起来的气氛,沈夜清了清嗓子,打趣道:“现在知道我这个太师父的厉害了吧,想当年谢衣可比你乖巧多了,你可得多向你师父学习学习。”

 

乐无异又听到自己被拿来和师父比较,原本心里回荡的钦佩之情顿时一扫而空。他气鼓鼓地走出书房,临走前冲沈夜做了个鬼脸,不满道:“哼!我一定会超越师父给你看的!我还会超越你的!等着瞧!”

 

 

评论(3)
热度(26)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