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ABO】咕噜肉(5)

(5)【始料未及】

那之后沈夜虽然也找过谢衣再谈,但是谢衣的脾气倔起来他是毫无办法。

 

其实听了谢衣一席话后,沈夜并非没有动心,但正是因为心中希望的心情越来越大,那个“万一”所能带来的失落也将会无尽扩大。

 

看来自己真是年纪大了啊,大不了失恋而已,竟然如此畏首畏尾,沈夜轻笑。

 

》》》

 

为乐无异过完成人生日后,谢衣就不得不离开了。临走前谢衣再三嘱咐小徒弟要乖乖听太师父的话,如果有什么问题或是困难不要羞于向太师父求助……总之谢衣说了很多,多到好像他要离开很久很久似的,乐无异且听且应着,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心里却不以为然:又不是不回来了,为什么师父要这么担心自己?

 

待谢衣确定一切事宜都与小徒弟交代完毕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在乘上出租车的前一刻,他还是忍不住摸了摸乐无异的脑袋,柔声说道:“要听师尊的话,知道吗?”

 

乐无异如今的身高看上去已经和谢衣差不多高了,这么大个人了被像小孩子一样对待,旁边还有出租车司机看着,乐无异脸一热,忙躲开了谢衣的手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送走谢衣后,沈夜和乐无异回到家中,家中突然少了一人,总觉得气氛变得不太一样了。乐无异想要驱赶走这份不自然,随意开口问道:“太师父,今天轮到我做饭了吧,你想吃点什么吗?”

 

沈夜沉声回道:“随便吧,等开饭再来叫我就好。”说完这句他就回了书房把自己关起来,将乐无异隔绝在外。

 

乐无异负责做饭是最近一年才开始的,起初他说自己会做饭时还被沈夜嗤之以鼻,哪知道他在烹饪上也是小有天赋的——其实是他对调味的拿捏总是恰到好处,不咸不淡正合沈夜和谢衣的口味。自那之后,原本只由沈夜和谢衣两人轮流做饭的规矩就改成了师徒孙三人轮流做饭了。

 

乐无异见沈夜反应如此冷淡,心想难道是又哪里得罪他了?仔细想了想也没有啊,最近自己收敛了不少,也很少主动去挑衅太师父了……乐无异想来想去也不得其解,干脆放弃去想,专心准备晚饭。

 

这顿晚饭吃得快让乐无异消化不良了,期间饭桌上少了以往的吵闹总是让他浑身不自在,他试图主动找沈夜搭话,但得到的回答除了嗯啊哦什么都没有。饶是乐无异平时是个话桶,在沈夜这样不配合的反应下他也说不下去了,最后只好悻悻然收声,默默扒着碗里的饭。

 

》》》

 

谢衣走后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沈夜虽然给乐无异的反应冷淡,但作为监护人的身份,该尽心照料的地方也还是一一做到了。

 

这天,乐无异的精神看上去不大好,沈夜心头一紧,嘴上却尽量掩盖住过多的担心:“你不舒服?”

 

乐无异摇头晃脑地冲沈夜摆了摆手,示意沈夜不用担心:“没事,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我过会儿去补个觉就好。”

 

沈夜仍是不放心:“今天你不用做饭了,我来吧。什么时候饿了告诉我一声,我给你做饭。”

 

乐无异嘿嘿笑着:“既然太师父这么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今天可以偷懒真好!”说完就蹦蹦跳跳地往谢衣房间走去。

 

就在沈夜也准备回自己房里时,一丝若有似无的甜腻香气萦绕于他周围,他仔细嗅了嗅那淡得几不可闻的气息,没过一会儿那气味又消失了。沈夜摸不出头绪,他出声叫住乐无异问道:“乐无异,你煮甜汤了吗?”

 

乐无异感到莫名其妙:“啊?没有啊,怎么?”

 

“哦,没什么。”可能是弄错了吧。

 

那之后沈夜见冰箱里的食材所剩不多,便打算出门采买,本想和乐无异说一声再出门,但想到对方可能睡着了,于是只留了张便条在饭桌上,等他醒来饿了自然就会看到的。

 

》》》

 

待沈夜回到家后,他明显感到家中气氛不对。从他一进家门,在玄关处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比方才出门前闻到的要稍许浓郁一些,他的感官顿时紧绷起来,意识到家中发生了什么。

 

沈夜越往靠近谢衣房间的地方走去,香甜的气息就愈加浓郁,omega的信息素仿佛渗透进他的皮肤,钻进他的血管,从每一个细胞里撩拨着他体内蛰伏的欲望。这种挠心般的诱惑让平素一直保持沉着冷静的沈夜有点头脑不清晰,他已经走到谢衣房门前,右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却迟迟没有动作。

 

他没有拿抑制剂。

 

想就这样不管不顾,顺应自己的本能去占有那个人,在这种时候那人也一定无法抗拒自己,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但是沈夜,你不能。

 

沈夜闭上眼睛,握拳的手指陷入掌心,指关节处甚至因为太过用力而咯咯作响,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收回右手,毅然向书房走去。

 

他关上书房的门,好像这么做就能把乐无异的信息素隔绝在外似的,背倚靠在门上,整个人看上去仿佛落荒而逃一般狼狈。

 

然而躲得了一时,那么以后呢?难道真的要这样一直逃避到谢衣回来吗?

 

既然终究是要面对的,那么就现在吧。

 

沈夜理清自己的思绪,让混乱的心情稳定下来,他从抽屉中取出那个褐色的小药瓶,捏紧在手中,又从厨房倒了杯水。期间他再次路过谢衣房门口时,那股香甜的气息几乎再次将他淹没。

 

沈夜在门口站定,闭目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没有敲门,他直接进了房间。

 

》》》

 

乐无异此时因为发情,体温高得吓人,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是发烧,然而随着身体那些敏感部位的变化,他才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颤抖着从床上起来,想要去找沈夜求助,但沈夜不在家,他出门采买去了。

 

乐无异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向太师父求助?太师父是alpha,他……打算向他求助什么……?难道要以发情期为理由去勾引他吗?

 

一思及此,他更加无地自容,踉踉跄跄地跑回房间将自己关起来,把自己闷在被窝里——只要忍一忍,应该很快就没事了,一定要在太师父回来之前。

 

也不知乐无异闷了多久,突然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却听到一个脚步声正在靠近自己。

 

“乐无异?你醒了吗?”沈夜越靠近床上那个被子包裹住的隆起,那股甜腻的气息似有铺天盖地之势一般向他卷来,要将他整个人都吞没,同时他体内alpha的信息素也被尽数引诱着散发出来,回应着乐无异。

 

床上的被子团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回答。乐无异将脑袋从被子中探出来,脸颊因为体热和气闷而被捂得通红,一双眼睛此时水汽氤氲,泛着琥珀色的柔光。

 

“太师父……我……我好难受……求你,把抑制剂给我……”乐无异断断续续地说着,他努力压抑着体内求欢的本能,声音带了点颤音。

 

若是以前,让沈夜看到乐无异这般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定会心生不忍,然而现在他体内最原始的本能却在叫嚣着去占有、去蹂躏——去将那个惹人怜爱的人据为已有。

 

沈夜强自压抑着自己,走到床边,他已经不敢靠得更近,怕会失控。他将药瓶和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他甚至不敢上前去扶乐无异一把。

 

“你……药和水我都放这了,你自己吃吧。”沈夜说完不再看向乐无异,恐怕再多待一刻,他便无法保证会发生什么。

 

乐无异自然明白沈夜是有意回避自己,这正合他意,他不想顶着一张欲求不满的脸去乞求沈夜,那样一定会被瞧不起的。

 

乐无异慢吞吞地挪到床边,连拧开药瓶都费了半天力,好不容易倒出了药片,想再去拿水杯,手却像不听使唤似的使不出力气,一时的脱力让他没能拿稳水杯,杯子摔到地上,碎了。

 

沈夜原本都已经走到门口,等确认乐无异吃了药后就打算离开,在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后登时慌了神,转身返回床边抓住乐无异的手反复查看,眉头紧皱着,语气里带了点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手有没有哪里伤着?我看看。”

 

乐无异看着沈夜担心自己的样子,心里一酸,就要哭出来。然而更加强烈的欲望却盖过了心中的酸涩,乐无异再也抑制不住,主动搂住了沈夜。他口中一遍遍呢喃着“太师父”,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来——他要被沈夜瞧不起了。

 

被搂住的那一瞬间,沈夜整个人都僵住了,乐无异的体温、乐无异的气息就在自己怀中,他的背脊紧绷到了极致,不敢有丝毫放松。

 

乐无异就这么抱着沈夜,两人沉默良久,突然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抚上自己的脑袋,然后他被沈夜箍住肩膀,被对方从怀中带起,他低着头不敢看沈夜,他害怕从那人的脸上看到鄙夷的神情,哪怕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的痕迹,都会让他再也没有勇气留在这里。

 

但是乐无异却没能看到,沈夜眼里那化不开的宠溺和柔情,他只听到对方重重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真是输给你了。”

----------------------------------------------

 

速度放下逃……

感觉可能会被眼刀戳成筛子……

不过你们看这个节奏就知道下一章会发生什么了对不对!【。

 

评论(3)
热度(28)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