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ABO】咕噜肉(8)

妹妹在对话中刷一下存在感QWQ

果然还是谈起沈曦的阿夜最温柔了XD

----------------------------------------

 

(8)【印记】

乐无异心里犯着嘀咕,昨晚自己和沈夜明明刚做了最亲密的事情,今天竟然还能如平常一般对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从心情上来说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这一夜两人的关系发展之迅速,让他觉得太不真实,一颗心总觉得还悬在半空,少了点什么。

 

回到卧房,乐无异摸来睡裤套上,依然保持一副走不动路的狼狈样慢悠悠地挪到浴室,也不知是心理作祟或是别的,自打从沈夜口中得知自己昨晚发烧之后,乐无异整个人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精神又有要蔫下去的趋势。

 

好在这两天没有作业——由于谢衣这次出差时日长久,再加上归期暂未决定,因此这段时期的课业他便干脆全权交给沈夜来安排,这样既不会降低授课效率,同时也可以增加两人沟通的机会。然而这两天情况特殊,沈夜自然不会催促他。

 

刷过牙洗过脸,微凉的水拍在乐无异脸上,多少起到了点提神的作用,待他慢条斯理地将脸上的水擦干,这才发现镜子中所映照出自己的精神面貌确实不大好,这也难怪沈夜会担心自己了。

 

又念及刚才沈夜用额头为自己量体温的情景,乐无异心里暖烘烘的,嘴角不自觉上翘。

 

“咦?这是什么——这、这是!”

 

乐无异凑近镜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状态,这才发现脖子上有几点好像被蚊虫叮咬过的红色印记,只不寻常的是这红痕零零星星自脖颈一路蔓延至锁骨。乐无异纳闷地扯开领口想要查看锁骨以下的部位,就见肩膀、胸口、甚至连腰腹上都有,他就算再怎么迟钝,也不难将这些痕迹与昨晚的情事联系起来。

 

慢慢回过味来的乐无异整张脸憋得通红,连刚解开的衣服扣子也顾不上系了,张口就是震耳欲聋的咆哮:“沈——夜——!!!”

 

他气冲冲地跑出浴室,正准备去厨房好好找沈夜算账的时候,沈夜倒是先他一步循着声音过来了。

 

“怎么了?”

 

沈夜语气里透着点紧张和焦急,因为刚才乐无异那一声吼地明显带有怒气,不明所以的他还以为自己哪里惹恼了这个小徒孙。

 

乐无异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揍沈夜一顿的架势,眼睛睁得老大瞪着面前的人,因为情绪上的大幅波动,连表情都显得有些扭曲。

 

“你你你!你是属狗的啊!?”

 

乐无异气得够呛,原本心里憋了一大堆叱骂沈夜的话愣是组织不好语言,结果最后只冒出来这一句。沈夜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不是属狗的啊,再说了,就算他属狗,那有什么好值得生气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还好意思问!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

 

乐无异也是气昏头了,竟然主动将衣领扯开仰着脖子展示给沈夜看,沈夜看到自己昨晚留下的印记,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勾起嘴角不以为然地笑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乐无异的脸皱成一团,看上去简直气得能冒烟,眼看沈夜不仅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而且还颇为得意地调笑自己,脸皮薄的他受不住对方的眼神,只好临阵退缩溜回浴室边照镜子边嘀咕:“也不知道这要多久才会消下去啊……这要是让师父看见了可怎么办……”

 

沈夜脸色一沉,原本愉快的心情被这句话坏了兴致,他快步走近乐无异,单手撑在镜面上,将人禁锢在自己和洗漱台之间,整个人毫不客气地欺身贴上来,凑到乐无异耳边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轻声说道:“那就永远不要让它消下去了。”说完还恶作剧地对着他的耳廓内吹了口气。

 

“你——”

 

温热的气息流连于耳畔,吹得乐无异心里痒痒的,本就酸软的身体像是有酥麻的电流流窜而过,若不是双手撑着台面,恐怕他会就这么瘫软到地上。乐无异脸热,下意识地想往后退以拉开和沈夜的距离,奈何背后已经无路可退,他只好别过脸去避开沈夜的视线,手足无措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沈夜捏住乐无异的下巴,半强硬地将他的脸扳正与自己对视,棱角分明的俊秀面孔一点点地向他靠近,眼看着就要亲上来,乐无异却直接放弃无谓的挣扎,自觉地闭上眼睛等候即将侵略自己的唇舌——虽然他羞于承认,但内心的期待与雀跃是绝对瞒不过自己的。

 

沈夜看着闭上眼一脸认命表情的乐无异,却迟迟没有亲上去,反倒是趁着小徒孙看不见的空档抿嘴偷笑。这下是欺负够了,总算把刚才被败坏的兴致找补了回来,尽管沈夜也很想一直和自己的小情人黏黏糊糊,恨不得把人跟自己绑在一起,不过看在乐无异昨晚发烧刚好了点的份上,他决定大发慈悲,暂且放他一马。

 

乐无异等地有点久了却不见沈夜有任何动静,奈不住好奇心便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情况,然后沈夜那一抹说不清是狡黠还是得逞的笑意就被他尽收眼底,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沈夜给耍了。

 

乐无异蓦地睁开眼睛,他年纪轻轻自然心性比较冲动,只是被沈夜这么小小捉弄一下,他就会气急败坏地跳脚,水灵的琥珀色双瞳不满地瞪视对方,气鼓鼓地腮帮里似乎隐隐能听到咬牙切齿的磨牙声。

 

沈夜眼见乐无异这是要开启喋喋不休的连珠炮模式了,为了自己的耳朵也为了小情人的嗓子,他当机立断将人打横抱起,不容拒绝地将人搂紧在怀里。乐无异虽然已经成年,平日里也缺乏锻炼,但好在他的饭量并不大,也没有任何不良的饮食习惯,因此身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赘肉,体重也较同龄男子的轻些,沈夜抱起来倒是没有费多少力气。

 

这个举动果然有效,乐无异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沈夜的行为吓到,呆愣了几秒,待沈夜都抱着他走出浴室了,才反应过来要抵抗。

 

“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乐无异边说着边在沈夜怀里扭动,总之就是不愿意安然呆在他怀里,这让他觉得很难为情。

 

 “你别乱动,要是摔到地上我可不管你。”

 

沈夜皱眉,说完双臂还故意往下一沉,假装要把乐无异摔到地上,乐无异以为自己要掉地了,两只胳膊下意识地扒住沈夜的肩膀,死死搂着他的脖子。沈夜心情得意,知道对方妥协了,低头亲了亲怀里的人,把乐无异亲得一句抱怨都没有了,这才继续往房间走去。

 

》》》

 

沈夜把乐无异抱到床上,将他调整成依靠在床头的姿势,拿来体温计让他夹在腋下,再为他盖上被子,一系列动作流畅娴熟,看样子对照顾病人的经验很是丰富,乐无异心生好奇,不知道以前是谁这么幸运,能够被沈夜这样照顾呢?

 

“你好像很会照顾病人的样子嘛。”乐无异企图试探,想要套沈夜的话。

 

“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知道该怎么做而已。”沈夜并不避讳乐无异的试探,但语气听上去却没有刚才那么明快。

 

“以前?是谁这么幸运啊?”乐无异见沈夜没有隐瞒的意思,干脆大方地直奔主题。

 

“……是我妹妹。”回答这句话前,沈夜有片刻的沉默,看神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你有妹妹?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也没见她来看过你……她还好吗?”

 

“此事说来话长,先吃饭吧。”

 

“恩。”

 

乐无异见沈夜的情绪因为自己的提问而低落,心里万分自责。沈夜从厨房将热气腾腾的白粥端进卧房,旁边还配了腌渍的小菜,他将托盘搁在床头柜上,不等乐无异自己动手,他倒是先一步拿过粥碗,舀起一勺白粥,细心地吹凉,再送到乐无异嘴边。

 

这样温柔到肉麻的沈夜简直让乐无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想要接过沈夜手中的碗勺,嘴里还不忘假客气道:“那什么,我自己来就行了,我还没虚弱到拿不动碗的地步……”

 

“哦,只是习惯了,一时间没改过来……”沈夜虽然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没有要把碗递给乐无异的意思,乐无异手在半空等了一会儿无果,只得老老实实地放下,仍由沈夜一口口喂自己吃饭。

 

“……太师父,对不起啊。”

 

沈夜莫名:“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我刚刚是不是问错话,让你不高兴了……我、我以后不问就是了,你别不高兴了……”

 

你看你又在皱眉头了。

 

说罢,乐无异抬手抚上沈夜额头,顺着他的眉骨一点点轻揉按摩着,不仅想要抚平眉心的皱纹,更想要抚平他心里的褶皱。

 

沈夜抿唇掩住笑意,墨色的瞳孔里映着的全是面前这个让人怜惜的孩子,为了腾出手他将碗放到一旁,他握住乐无异为自己按摩的手,带到嘴边蜻蜓点水般亲了亲,语气是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这不是什么愉快到可以拌饭吃的话题,何必说出来影响你的心情。”

 

“怎么会!我……只要是有关你的事情,我全部都想知道,我想更多了解你……当然这得在你愿意的前提下,要是你不愿意,那当我没说过……”

 

乐无异拼命解释的样子让沈夜心里暖烘烘的,这时他才又想起谢衣当时对自己说过的话,谢衣说乐无异经常缠着要他给他讲自己的事情,原来都是真的。

 

“你真的很想知道?”

 

“也没有很想……你要不想说也没关系,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妹妹她从小就体弱多病,因为抵抗力弱,感冒发烧就像家常便饭,我父母整天忙于工作,根本无暇顾及她,所以从我还在上学时我就需要抽出大量时间去照顾她的病……”

 

评论(6)
热度(22)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