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乐沈】乐无异和乐五一和沈阿夜的伪三角故事(1-2)

恩这是应微博小伙伴的脑洞脑补出来的产物~

本来说是为了攒RP点的小短文……

不过一旦展开来写发现2000字根本打不住 OTZ

虽然不想写太长【因为坑实在太多了……

但至少会有始有终的……吧?

 

恩对我现在已经光萌沈乐不满足了节操是什么能吃吗

不过想看肉的话这篇应该是没有……

每一回都很短所以一般两回一放吧

-----------------------------------------------

(1)

沈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木质的床榻上,映入眼帘的是从未见过的房间装饰,房间内处处透露着它的主人是个偃师这件事情。他不是应该已经同流月城共同灭亡了吗?怎么会……

 

沈夜正欲起身查探自己究竟所处何地,却发现自己十分虚弱,别说下床走动,连独自撑起上身都相当吃力。就在他还在勉强用双臂支起上身以保持平衡时,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乐无异。

 

乐无异只淡淡看了他一眼,眼眸中波澜不惊,似乎看见他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来人手中端着木盆走到床前,将盆放置于床头小柜上,然后坐到床边安安静静地将毛巾浸湿,盆中的水还可以看到蒸腾的水汽,应该是刚烧好的。

 

“你醒了。”

 

就如同刚进屋时那一瞥,乐无异的语气也异常平淡,完全不似当初在捐毒或是在流月城时与沈夜对峙时那般恨之入骨。他将湿毛巾拧成半干,也不等沈夜回答他,就想直接替沈夜擦脸。

 

沈夜蓦地一惊,下意识向后退想要躲开对方的手,那只手却不依不饶地向自己靠近,他忍无可忍只得颤抖着拍开对方,连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也十分虚弱:“乐无异,你这是何意?”

 

乐无异并不为对方的举动感到尴尬或是恼火,只是这次他乖乖放下手,耐心对沈夜解释道:“我是来照顾你的。”

 

沈夜以为自己听错了,昔日扬言要自己尝尽痛苦、为师报仇的乐无异,竟然说要照顾自己?他该不是还没睡醒吧?

 

“……你是在讽刺本座吗?”

 

乐无异摇摇头,“这是主人的命令,我只是遵从主人的要求而已。”

 

主人?乐无异有主人?之前从初七追踪的情报里从未提及此事,这个主人又是何方神圣?话说回来,总觉得这个乐无异哪里不对劲,和之前自己所知道的乐无异相差实在太多,简直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主人的称呼、反常的态度以及生硬的说话语气,这简直就像是……沈夜心中生出一个猜想,奈何他现在身体虚弱,亲自动手检验是不可能了,总之先问问看吧。

 

“你……叫什么?”

 

“乐无异。”

 

“你知道本座是谁吗?”

 

“沈夜。”

 

“既然你知道本座,那你可知谢衣是何人?”

 

“……是旷古绝今第一偃术大师。”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那你知道流月城吗?”

 

“不知道。”

 

“……”

 

果然,这并不是乐无异本人。只是沈夜没有料到,以乐无异现在的造诣竟然能够造出偃甲人。虽然这具相比较谢衣所造的那具相差甚远,无论是行为举止或是语言神态都远不及谢偃自然,但在不懂偃术的人眼中,这恐怕与真人没有多少差别。

 

沉默半晌,【乐无异】拉过沈夜的手要替他擦拭,这次沈夜没有再反抗,而是仍由对方动作——既然只是具偃甲人,那就没有必要太过较真,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尽快离开此处。

 

“你的主人……叫什么名字?”尽管沈夜心中已有七八分成算,但他还是觉得亲自确认较为妥当。

 

“主人就是主人。”

 

“……”这小子连名字也没告诉么,莫非他造出这具偃甲人的目的是……

 

感觉再问下去也得不到什么更深入的情报,沈夜干脆将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我在这里躺了多久了?”

 

“你已经昏睡将近三十天了。”

 

竟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是谁把我救回来的?”

 

“这里是桃源仙居图内,是自成一方天地的幻境,大约一个月前,主人把你带来这里,然后命令我来照顾你。”

 

“那你的主人呢?我能见见他吗?”

 

“主人说他这两天有要事需要解决,待解决后就会过来。”

 

“要事?是何事?”

 

“……不知道。”

 

算了,看来乐无异是真的什么都没告诉这具偃甲,等过些时日,待他恢复后便能自己一探究竟,又或者在那之前,乐无异本人就会回来向他和盘托出一切原委。

 

(2)

许久不曾有过这样悠闲的日子了,大概有多久了?怕是有一百多年了……

 

沈夜倚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现在这里没有心魔、没有需要挂心的族人、没有繁杂沉重的事务——一切作为流月城大祭司的重担都已经不复存在,这本该让他感到松了口气,但每当回忆起昔日与友人诀别的场景,他的胸口就好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让他喘不过气来。

 

还有小曦……

 

沈夜一直以为他早就不会再感到悲伤难过了,因为还有什么会比被自己的父亲选择大义灭亲,将亲生骨肉送进矩木做实验更让他痛苦的呢?

 

应该没有了……

 

应该不会再感到悲伤痛苦才对,因为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如今的结果明明就在他预料之中,可是心中这种沉闷压抑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因何而起的呢?

 

就在沈夜即将沉浸在往事种种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进来的依旧是那个自称乐无异的偃甲少年。

 

【乐无异】端了几碟家常炒菜踏进房内,与方才端着木盆的动作如出一辙,他端着饭菜径直来到床边放下,捧着饭碗执着筷子小心翼翼地端到沈夜嘴边,这是要喂他吃饭。

 

沈夜皱眉,自出生起就居于流月城的他早已习惯了不饮不食的生活,更何况他堂堂流月城大祭司,若是无能到连吃饭也无法自己动手,还要假他人之手,连他自己都会恨死自己的。

 

“我自己来。”

 

沈夜语气强硬地要求【乐无异】将碗筷交给自己,不屑去理会对方的反应,自顾自地夹起一团米饭送入口中。【乐无异】倒也老实,不再有什么干涉的举动,就这么坐在床边一直盯着沈夜吃饭。

 

沈夜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抬眼望了望【乐无异】,眼神里有警告的意思,【乐无异】却好像没看见一样,继续坐在床边看着他吃饭,那眼神就好像在欣赏一棵盆栽一样沉静。

 

沈夜忍无可忍放下手中的饭碗,刚想开口让他不要看自己,【乐无异】仿佛心领神会似的站起身走到桌子旁。

 

好在不是太蠢,只是比较迟钝吗……

 

就在沈夜以为【乐无异】会按照自己的意思避开自己吃饭的时候,【乐无异】拿起茶壶倒了杯热茶,随后又殷切地端到沈夜面前,他以为沈夜渴了。

 

果然还是蠢,沈夜心想。

 

但他还是接过了茶杯,默默地将杯中茶水喝了干净,然后背过身躺回床上,准备以睡觉作为理由好让这个蠢笨的偃甲人知难而退。

 

沈夜眼睛闭了一会儿,身后原本一直没有动静,却突然被一只手轻轻推了推,头顶传来平静的声音:“不吃了吗?”

 

“……没胃口,我要睡了。”

 

“那先洗澡。”

 

【乐无异】二话不说将沈夜从床上抱起,没有了繁复的祭司玄袍,沈夜只披了一件白色的里衣,整个人身形看上去瘦削了不少,抱起来也轻了许多。

 

沈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到,奈何灵力暂未恢复的他此时竟连一个偃甲人都打不过,但他并不会就此忍气吞声。

 

“放我下来。”

 

“……”

 

【乐无异】好像没听到一样固执地抱着沈夜走出房间,虽然早已听说这里乃是一处幻境,但昼夜交替的规律却与外面人界无甚差别,此时已经入夜,一路上能看到一些仙灵妖兽盘踞栖息,周围除了虫鸣,一切都静悄悄的。

 

比力气,此时的沈夜是决计比不过了,然而现在连讲道理也讲不通,他无奈地咂舌叹息,放弃继续做无用功,干脆坦然地任由这个木头人服侍自己。

 


 

评论(10)
热度(55)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