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乐沈】乐无异和乐五一和沈阿夜的伪三角故事(5-6)

(5)

乐无异一进入桃源仙居内便径直往住宅处走去,不想进了屋内却没见到半个人影,既然床榻上已无人躺着,也就是说沈夜已经醒了。

 

是已经离开了吗?所以五一去追他了?

 

“五一,我回来了!五一?”

 

乐无异连带当初为其他几位好友建的房屋挨个翻了个遍,也没见到五一的身影,心下不免担心起来,但四处并未看到丝毫打斗的痕迹,他一边努力说服自己五一应该还安然无恙,一边走出住宅区域打算去其他几处查探一番。

 

正当他走出房屋没几步,就看到乐五一迎面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的人不是沈夜又是谁?

 

“主人,你回来了。”

 

乐五一毕恭毕敬地向乐无异行了一礼,随后被他示意退下。他的视线转到沈夜身上,即使没有那一袭庄严肃穆的黑色祭司玄袍加身,那人周身不怒自威的凌厉气场依旧如同当初独自立于寂静之间之时。

 

即便如此,乐无异早已不复往昔,哪怕单独与沈夜对峙,也不再会有丝毫动摇。

 

两人视线相接,一时无言,就连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结,长久的沉默之下似乎他们都在等着对方打破这份静默。

 

最终还是沈夜先开了口。

 

“乐小公子,别来无恙?”

 

“……自是无恙,无须你来挂心。”

 

“乐无异,经历流月城一战,想不到你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你这份天真迟早会化为一柄刺向你自己的利剑。”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

 

“若是谢衣泉下有知,怕是也要后悔收了你这么一个连弑师之仇都无能得报的无用之人。”

 

“你!——”

 

乐无异成功被激怒,他一个箭步冲到沈夜面前,揪住对方的衣襟以手肘抵住沈夜的胸口,将人按压在墙面与自己之间,眼神中努力压制的怒火终是被沈夜挑拨得熊熊燃烧。

 

沈夜却不为乐无异的举动感到丝毫意外与不适,即便此时确实被乐无异压制着,他眼神中的戏谑与嘲弄宛如一把小刀,直勾勾地剜在乐无异心上,不同于表面上所看到的那般形势,实际上这一次对峙,又是沈夜赢了。

 

“怎么?感到愤怒吗?你很恨我?我现在灵力未复,想要杀我轻而易举,只需要在这里用力,一切就都会结束。”

 

沈夜抓住乐无异另一只手,将其带到自己颈项处,令其五指掐住自己的咽喉,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紧紧盯着乐无异,犹如一种无声的催促。

 

乐无异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不再去看沈夜,兀自调理着紊乱的气息,待他渐渐平复下来才松开手放了沈夜。

 

“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让你轻易死掉,你想就这么死了一了百了?我偏偏就要你活着,倘若你还有良知的话,我便要你余生都在良心的谴责与孤独下受折磨,你休想逃。”

 

不同于方才轻易就被激怒的青涩,乐无异这段话说得坚定而决绝,这倒是让沈夜感到了些许意外,他从容不迫地整理好被揪乱的前襟,头也不回道:“待本座灵力恢复,岂有你选择的余地。”

 

乐无异也不示弱:“你现在体内完全没有灵力流转的迹象,是否能恢复尚且成问题,你以为我只是一时气话随口说说吗?”

 

“……”沈夜不答,是因为确实被乐无异说中了。

 

乐无异见沈夜被自己噎住,倒也没继续发难,他叫来五一吩咐他看好沈夜,自己则是去了厨房准备晚膳。

 

(6)

这一个月忙碌奔波确实把乐无异累坏了,然而他四处奔走不是为别的,正是为了游说各大修仙门派接纳并且帮助烈山部人共商压制魔气之法。

 

这大概是他最后,也是唯一能为师父做的一点事情了。

 

至于救下沈夜这件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因为他知道若是消息走漏,那么沈夜他们长久以来策划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如果没有救回沈夜的话……

 

乐无异时常会想着这样的假设然后陷入迷惘,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做这个选择的,他那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沈夜死。

 

吃晚饭的时候乐无异叫上了五一和沈夜一起,席间一直无人说话,气氛沉闷。乐无异心里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要问想要说,但总觉得找不到契机开口,本打算边吃饭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上一两句,大概是受了刚才沈夜挑衅的影响,结果他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口。

 

饭后乐无异把五一带去偃甲房做检查,没有人看守沈夜,他倒也不担心——虽然他与沈夜相处的时日并不长,但经过几次与沈夜对峙,至少他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既然如此,乐无异这次救了他,他便断不会轻易再寻死。至于逃跑,沈夜现在灵力未复,就算对付普通人尚可,若是不小心被修仙门派发现,那不仅会危及他自己的性命,之前的百年计划以及乐无异这一个月来的四方游说都将付之一炬。

 

周围只能听到虫鸣鸟啼,若是寻常人家,这个时辰该是已经睡下了。

 

乐无异怀揣心事,心绪烦闷根本无法入睡,于是干脆从酒窖搬了坛酒出来打算借酒消愁。期间经过沈夜住处时,他发现屋内并无动静,想是对方也许已经睡下了。本想着若是对方没睡的话,就借此机会好好谈一谈的,眼下只好另寻一个时机了。

 

乐无异拎着酒坛来到温泉处,本想着一边泡澡一边喝上几口,如此惬意想必很快就能催发睡意。却不想待他拎着酒坛下了水后,这才发现水里还有人。

 

温泉边的石台灯柱光线晦暗,若不是借着月色隐隐约约看出那是沈夜的轮廓,乐无异差点要以为自己撞鬼了。

 

乐无异惊觉沈夜就在身旁不远处坐着闭目养神,拍着胸脯嗔怪道:“喵了个咪!你在怎么也不出声啊?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啊?”

 

沈夜睁眼淡淡望着他,语气里不知是淡泊还是不屑:“谢衣之徒,你就这点出息?”

 

乐无异见怪不怪,沈夜那套激将法他吃了也不是一两回了,要总是这么轻易就上套,那也确实是太没长进了。他回望沈夜,不甘示弱道:“切,你现在也就嘴上呈呈威风了,要是真打起来,以你目下的状态可未必打得过我。”

 

那头沈夜不答话,乐无异便接着道:“不过本偃师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你斤斤计较。”

 

沈夜以极轻的气音回以一声“呵”,也不知乐无异听见了没有,只见他举起手中的酒坛冲沈夜晃了晃,问道:“喂,喝吗?”

----------------------------------

 

本来想写严肃点的,但好像写着写着就……逗比了……?

恩这一定是不可抗力=L=

至于为啥又是在温泉

那是因为我喜欢啊!【你够

评论(4)
热度(34)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