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情·蛊(1)

(1)

地牢里不辨天日,只有几星昏暗火光勉强供人看清牢內地势,乐无异不知道自己被抓来已经过了多久,只是从一开始的喊叫怒骂,到后来的声嘶力竭,却换不来任何一个人的回应,这让他觉得疲累,更没来由地感到发慌。

 

他还记得在昏迷之前,是师父独自替他们拖住了沈夜等人,本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拼命活下去,绝不能让师父白白牺牲,却还是被对方给抓住了。

 

都怪自己太弱了,因为自己太弱,无法保护师父,无法保护同伴,甚至还因为自己的弱小使得他人受到连累,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也不知他被关在这里过了多久,莫说是一粒米,就连一口水他也未曾喝过,因为除了牢门外那两个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的祭祀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靠近过这里。

 

长期积累的疲劳让他觉得困倦,可如今身在敌营却又容不得丝毫懈怠,紧绷的神经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乐无异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强迫自己的大脑运转——

 

快思考,快想想要如何逃出去,这个地牢看样子很大,不知道闻人他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得快点找到他们。

 

就在乐无异努力集中所有精神去想办法时,牢房外不远处传来了动静,来人身法修为极高,行至牢门前也未弄出半点声响,若不是那突然降临的逼得令人窒息的威压感,以及看守祭祀们鞠躬行礼时喊的那一声“大祭司”,恐怕乐无异是不屑抬起头去望一眼那个命人打开牢门然后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人的。

 

或者不该说是望,乐无异努力抬着头,眼神里蚀骨的恨意恨不得化作一柄利剑将对方刺穿,他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对方却似乎对这一切习以为常,没有半分动摇。

 

“沈……夜!!你——咳、咳咳!”乐无异强忍住喉咙干痛,声音嘶哑着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喉咙里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干渴和疼痛逼得他不得不大口喘气以缓解痛苦。

 

“谢衣之徒,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沈夜明知道乐无异目下最关切的是什么,却偏偏避而不谈,故意吊足对方的胃口,看对方饱受煎熬的样子。

 

“师父……你把师父怎么样了!还有闻人!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手脚皆被禁锢的少年并不在乎自己的处境如何,脑中心中只唯一想要确认的,是同伴的安危。

 

“师父?谢衣?呵,可笑。”

 

“有什么好笑的!”

 

“你自诩偃师,竟不知道自己所见到的根本就不是谢衣。”沈夜微眯双眸,凑近到乐无异面前,像是生怕对方听不清楚一般,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晰刺耳。

 

“!!你说什么?!……你胡说!别想骗我,我不会上你当的!”

 

然而乐无异毕竟是年轻,关乎师父的事情一经沈夜提起他便乱了方寸,尽管他努力逼迫自己表面上假装镇定,但被扰乱的气息仍旧让沈夜一眼就看了出来。

 

“呵……”——到底还是稚嫩,只随便三言两语就受到了影响。

 

“想必你也听说过,偃师谢衣曾造出过与真人一般的偃甲,其言语行动皆与常人毫无差别。”

 

“……!!”

 

“百年之前,谢衣赴捐毒寻找指环,他似是早已察觉自己将无法全身而退,便留下一具偃甲人,将他毕生偃术绝学尽数封存于此偃甲之中,让‘它’代他将偃术一途流传于世、造福于人。”

 

“你、你是说……”

 

“不错,百年之前,真正的谢衣早已被本座当场处死,而你所见到的,不过只是他的一件作品而已。”

 

“!!你杀了师父!你还连偃甲师父也赶尽杀绝!”

 

“师父?可笑!你所拜见的,从来都不是真正的谢衣,又何时成了他的徒弟?还是说,你自诩偃师却尊一具偃甲为师?”

 

“沈夜你混蛋!我杀了你!”

 

乐无异怒不可遏,奈何双手双脚皆无法动弹,只得努力伸长脖子去够,只要他还活着,哪怕只剩一口气,就算不用双手,就凭这一张永不服输的嘴,也要咬断对方的喉咙,置对方于死地。

 

沈夜似是对乐无异的愤怒感到格外满意,只回以对方得逞的笑,已然停止对少年进一步的打击。乐无异挣扎半天无果,顿时卸了力,整个脑袋也垂下来,不再看着沈夜。

 

“……夜”

 

“?”

 

“放了我……”

 

“怎么?终于看清现实,懂得求饶了吗?”

 

“……”

 

沈夜看不清乐无异的脸,对方低声嗫嚅的声音也细若蚊蝇根本听不清晰,想来对方现下无力还手,他便未作防备就凑上前去,刚想伸手迫使对方抬头,却不想被对方伸出脖子死死咬住。

 

“!”

 

乐无异恶狠狠地使出吃奶的力气咬住沈夜的右手,沈夜为自己的大意恼怒,不消片刻就以左手制住了乐无异,他箍住少年的下巴迫使对方松口,待将右手抽回,连止血也不作就不知从哪儿拿出一粒红褐色药丸,顺势塞到了乐无异口中。

 

无力抵抗的乐无异很顺利地便被迫服下了不知名的药物,待确认药丸确已被对方服下,再无吐出的可能后,沈夜这才将左手松开。

 

“咳咳咳!呕——咳咳!……混蛋!你给我吃的什么!”乐无异努力咳嗽想要制造呕吐感将刚才的药丸吐出来,然而药已咽下,双手无法帮忙的情况下连干呕都难以做到。

 

“呵呵,只是一些——能让人听话的东西。”

--------------------


抖s太师父好像有点太抖s了QWQ

本来是个强上肉的脑洞,但是现在做了修改,算是把最早无题那个砍掉重炼的产物

虽然我本意想走原著向,但很可能走着走着就歪了所以还是就当ooc向随便看看吧(;w;)



评论(7)
热度(31)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