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苏兰】方小兰离家出走记(2)

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TUT

----------------------------------


(2)

那人眉头紧蹙,似是还未从刚才的恼怒中释怀,但对方既然已经落荒而逃,那便没有穷追不舍的必要,毕竟他不愿多生事端。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了。

 

方兰生从废弃物里爬出来,只潦草地拍去衣物上沾染的灰尘,原本一张白净的书生面孔还灰头土脸的,便不顾形象地凑到那人面前,眼里闪烁的崇拜之情不作丝毫掩饰。

 

“多谢方才少侠你仗义出手,都说江湖侠士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见义勇为疾恶如仇,如今得见,书中诚不欺我~想来少侠必是出自名门正派,敢问少侠尊姓大名,师承何处?”

 

那人却对方兰生的殷切无动于衷,只觉得聒噪头疼,想尽早离去。

 

“唉唉?少侠请留步!即是不愿透露身份,我亦不善加勉强。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少侠能够考虑考虑……”

 

那人的脸色愈发暗沉,似是忍耐到了极限,正想让对方闭嘴之际,却不想自己的肚子先出声抗议起来。

 

方兰生了然于心,侠士也是人,也会饿肚子,本着知恩图报的原则,他不再急于求人,转而采取软磨硬泡的迂回攻势。

 

“少侠必是因为刚才活动筋骨消耗了体力,事情即是因我而起,滴水之恩必当涌泉以报——先去填饱肚子如何?这一顿我请!”

 

那人狐疑地打量着方兰生,虽是能看出对方因为对自己有所请求所以才百般殷勤,但身上所剩的盘缠确是已经不多了,再揭不到侠义榜,恐怕明天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于是那人默许了方兰生的报恩。

 

酒足饭饱后,是时候谈正事了。方兰生清了清嗓子引起那位少侠的注意,随后摸摸脑袋说道:“呃……少侠,在下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报酬嘛~好商量!”

 

送上门的工作,还有报酬?貌似没有拒绝的理由。

 

“何事?”

 

“在下想要去芳梅林外的码头乘船,可是……芳梅林里有一群土匪,我没有武艺傍身,独自一人无法安全到达码头……”

 

“即是想去码头,跟随商队便可,又为何甘冒风险请我这个不知底细的人来做保镖?”

 

“唉,在下亦有苦衷,不便与浩大的商队结伴上路。”——开玩笑,商队有一大半的人都是他方家的,跟着商队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等那位少侠质疑,方兰生又接道:“少侠方才只因为我向你求助,你便肯不问缘由替我出手,事后也不提及报酬之事,可见少侠并非唯利是图之人,我相信少侠的为人,只不知少侠是否愿意承接我这个不情之请。”——马屁也拍足了,人都快捧上天了,这下看你还好不好意思拒绝我,再说了,本少爷又不是不付钱。

 

那人的表情已经不再似之前那般不耐,更多的是疑惑:“你信我?”

 

“虽然少侠并不似其他江湖剑客一般风姿绰约衣袂飘飘,但俗话说得好,不应以貌取人,以我所见少侠之谈吐举止,定然是位正人君子。”

 

“……既然公子肯信在下,那在下定不负所托。”

 

》》》

 

就这样,方兰生用拍马屁的战术成功让那位不知名的少侠给自己当了保镖,但要说来也不全是拍马屁,方兰生确实是对这位年轻有为的少年感到些许佩服的,在接下来穿过梅芳林的时日里,这股钦佩之情甚至慢慢上升为崇拜之情——因为那位少侠的武功比他想象的要厉害许多。

 

方兰生时常会缠着少年求他教上自己一两招,少年耐不住对方软磨硬泡纠缠不休,只得传授给他一些基本的防身武技,可惜他天生不是习武的料,动作不到位不说,从小到大没干过重活儿的小少爷,连出拳都是软绵绵的。

 

方兰生感到很懊恼,虽然少年有时也会对他感到厌烦,但那毕竟是自己的雇主,只偶尔安慰对方“勤能补拙”。

 

本是出于敷衍了事的随口安慰,对方兰生来说却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小少爷虽是娇生惯养,可不服输的性子并不亚于任何人,在每次得到安慰后反而会更加努力去练习。

 

两人姑且算是相安无事不冷不热地结伴而行着,直到少年发现方兰生会术法。

 

有一次赶路时,少年在休憩点附近拾些干柴想要生火取暖,无意间却看到小少爷在树下为一只海东青疗伤。术法效用虽然微末,但以他信手拈来的熟练度来看,这术法他应该学会很久了。

 

于是两人合力替这只海东青处理了伤势,并替它包扎好伤口,心地善良的小少爷不忍心就这么扔下它继续上路,结果两人的队伍变成了两人和一只。

 

那之后,少年便规劝方兰生与其固执于习武,倒不如改修术法来得更有前途,毕竟术法根基已成,接下来更多的是记住要诀多加练习。

 

这一次少年的指导没有白费,方兰生的术法修为进步快于常人,只在往梅芳林外码头赶路的短短几日里,他已经可以尝试使用中阶的疗愈术了。

 

方兰生这下以为遇上了贵人,不仅在危难时刻搭救自己,还能教自己学习更厉害的法术,他又想起小时候老爹说自己有斗战胜佛之相,看来还是他爹有先见之明。

 

可惜好景不长,眼看着过了今晚,明日就要到码头了,当初说好是送到码头,接下来可要用什么理由留住对方才好?

 

躺在火堆左侧的方兰生偷偷睁眼瞄了瞄在另一侧闭目养神的少年,心中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说服少年继续做自己的保镖。


评论(3)
热度(15)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