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接吻狂魔(上)

我就是……饿了……

想吃肉……可是……没有……

只好……自己炖……(哭


----------------------------------

乐无异不胜酒力,这是周围小伙伴们都知道的。然而乐无异醉酒后喜欢强吻别人,这件事知道的人却并不多,其中最最深有体会的人,大概是夏夷则。

 

那时候几个男生都还未成年,乐无异偷了老爹珍藏的宝贝红酒,然后几个小子约在百里屠苏家偷偷分赃,本意只是想尝尝味道过个嘴瘾,哪知道乐无异根本心里没数,把酒当水一样哗哗往肚子里倒,一整杯红酒下了肚,只没过几分钟乐无异就开始觉得天旋地转起来,再过几分钟,乐无异已经开始口齿不清含糊其辞了。

 

起初其他三个小子并没太在意乐无异的状况,只当他醉晕睡过去,等醒来就好。哪知道乐无异非但没有丝毫睡意,更是在百里屠苏家耍起了酒疯,见着人便要扑上去抱住,抱住还不算,他整个大脑袋都往人家脸上凑,就像是看到了香喷喷的烤猪腿,大嘴一张吧唧就冲着人家的脸一口咬下去。

 

最先遭殃的是方兰生,但在事态变得更糟之前就被眼疾手快的百里屠苏护住了,结果没人护的夏夷则就成了乐无异的下一个目标。

 

这件事直到几个人走上社会有了各自的工作生活后,还经常在聚餐时被拿出来调笑,自打乐无异知道了自己这个坏毛病以后为了顾及形象更是滴酒不沾,尤其是在应酬饭局时,为了公司和自己的形象,他只得以酒精过敏为理由将对方的“好意”拒之门外。

 

所以这次当乐无异被通知要和上司沈夜一起出差去谈生意时,他并没有太过担心,毕竟有自己的上司在前面挡着,酒精过敏这事儿又可大可小,但凡通情达理的人都不会过于刁难他。

 

只可惜,这次的合作对象砺罂从来不懂得通情达理为何物,这下子倒是让乐无异陷入两难的境地。

 

砺罂手中拿着装有二两白酒的杯子,硬是不买沈夜的帐,要求乐无异亲自喝掉,无论乐无异怎么以酒精过敏为理由强调自己无法喝酒,对面的砺大老板都充耳不闻。

 

“小乐啊,你看咱们这以后合作来日方长,你今天要是不喝,你就是看不起我。”

 

“这……”

 

乐无异骑虎难下,虽说沈夜是他的上司但毕竟不是最高管理人,如果因为一杯酒而把这单大生意搞砸了,他们两个恐怕都得卷铺盖走人。

 

乐无异看看沈夜,沈夜也看看乐无异,两人皆是无奈。乐无异只好凑到沈夜耳边悄声说:“沈经理,一会儿我要是倒了,您给得赶紧让我先撤啊……”

 

沈夜皱眉:“你不是酒精过敏?真的能喝?”

 

乐无异支支吾吾:“一点点儿应该没问题……大概。”

 

乐无异不等沈夜回答,转头对着砺罂笑脸相迎,二话不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看得砺罂在一旁拍手叫好:“现在的小年轻啊,就是太没气势!小乐今天这么爽快,相信以后我们的合作一定没问题!”

 

高纯度的白酒滑过咽喉,一路留下热辣的触感,乐无异觉得喉咙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火辣辣的呛人,当下就咳个不停然后开始觉得地面的瓷砖形状开始扭曲。

 

很快乐无异的头脑就被酒精所麻痹,渐渐思路不再清晰,就连说话也说不清楚,一直旁观的沈夜还记得刚才乐无异临“醉”前的拜托,眼看乐无异是没法继续奉陪下去了,干脆以此为借口提出早退的请求。

 

虽然早退略显扫兴,但砺罂看到乐无异一副醉醺醺的糊涂样倒也觉得有趣,便也没再为难他们,放他们走人了。

 

一路上沈夜架着乐无异,整个人软趴趴地挂在沈夜身上,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废了好半天的劲儿才回到宾馆客房。沈夜一把将乐无异摔在床上,这才得到片刻休息的机会。

 

不用再受场合的拘束,沈夜将拘谨的领带松开一点,洗了把脸将闷热的酒气驱散开,再看躺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乐无异,沈夜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发疼。

 

沈夜淘好毛巾,来到乐无异的床边拍了拍他的脸,“小乐?先擦把脸再睡吧?”

 

乐无异哼哼唧唧的,觉得自己的睡眠受到了打扰,不耐烦地挥开不知道是谁的手,然后转了个身继续睡。

 

“……唉。”

 

沈夜无奈,叫不醒就只好自己帮他擦了,擦把脸而已,不费什么事。

 

略微冰凉的湿毛巾触在脸上,使得因为酒气微醺而浑身发热的乐无异感到十分舒服,不自觉地蹭着毛巾想要寻求更多的凉爽。半睡半醒间,模糊的视线里好像看到了一只……长得非常漂亮的烤猪腿。

 

“醒了?”

 

乐无异不答话,嘿嘿傻笑着抓着沈夜为他擦脸的手,明明整个人稀里糊涂的,另一只手却能准确地勾住沈夜的脖子,将支撑不稳的沈夜拉到了自己怀里。

 

没做好任何心理准备的沈夜就这么愣怔着被乐无异紧紧搂着,小年轻的手摸索到一块光洁平滑的皮肤,然后没有丝毫预兆地咬了下去。

 

“!!”这臭小子耍酒疯怎么还咬人!

 

光是啃似乎还不过瘾,乐无异捧着沈夜的脸从留有牙印的脖劲处沿着滚动的喉结一路舔咬至下巴,行至喉结处时,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疯还是假傻,竟然还颇具挑衅意味地轻咬住那里的凸起,然后以舌尖来回舔弄。

 

——这分明是挑逗。

 

沈夜脸色愈发暗沉,身为一个比下属大上十多岁的上司,怎么能任由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胡来。趁着乐无异专注于“吃肉”而手上力度有所松懈之际,沈夜一鼓作气将自己上身撑起,挣脱了乐无异的魔爪。

 

沈夜觉得自己的头疼得更加厉害了,他坐在床边不再理会身后那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原本熨烫妥帖的白衬衫早已被揉得凌乱不堪,他刚想起身去把沾在脖子和脸上的口水洗掉,身后的八爪鱼又锲而不舍地追上来抱住了他的腰。

 

发酒疯时的乐无异力气似乎特别大,恐怕是连吃奶的劲儿都给用上了,沈夜一个没站稳,又被乐无异拽回了床上,这下可好,乐无异凭着自个儿的体重压在沈夜身上,要起来估计有点困难。

 

乐无异胡乱扒拉着沈夜的衣服,可怜的白衬衫已经皱得看不到一丝服帖,无意间拉到了一根形似绳子的东西,恩,这东西拉起来省力,于是乐无异撒开了劲儿在那死拽。

 

如果沈夜反应再慢一点儿,那第二天的社会新闻里大概就会夹上“年轻小伙发酒疯错手勒死自己上司”这么一条让人哭笑不得的报道。

 

于是沈夜和乐无异两个人用领带拔河,沈夜保住了他的命,乐无异则借力趴到了他身上,两只手攀在沈夜肩头,晕乎乎的脑袋枕在沈夜胸膛,虽然有点热,但不软不硬刚刚好。

 

停顿了十几秒,乐无异接下来没有了动作,沈夜试探性地轻声叫了他的名字,依旧没有得到对方的应答,看来是闹腾累了就睡着了。

 

沈夜生怕再把乐无异弄醒,小心翼翼地挪开肩头的两只爪子,然后扶着乐无异的肩膀想把人从身上挪开,结果这不挪还好,一挪开,乐无异发现自己的“枕头”跑了,立马转过头来往沈夜身上扒。

 

沈夜真是快要疯了,乐无异攀上他的肩头,两只不安分的爪子再度捧住了他的脸,手指不经意间擦到了比脸部肌肉更加柔软的唇——唔,这个肉软软的,一定好吃。

 

眼看着向自己越凑越近的乐无异的脸,沈夜只在内心挣扎了几秒便决定放弃,任凭乐无异瞄准自己的嘴啃咬上来。

 

起初只是粗鲁地嗫咬,偶尔会以舌尖舔舐像是要品尝味道,再后来仍觉得不满足,便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贪婪地舔吮,明明没什么味道,却有种会让人上瘾的触感。

 

……真是笨手笨脚。

 

沈夜不耐,干脆反守为攻抬手扣住了乐无异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娴熟地绕到两人之间箍住对方的下巴,本就无意抵抗的唇舌被轻易打开,然后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明明只喝了二两白酒,酒气却像是要把人熏醉一般在两人的口腔里扩散开来,乐无异绵软无力的舌头被沈夜纠缠不放,直到吻得对方喘不上气才把人放开。

 

“接吻都不会,还喝酒耍流氓。”

 

沈夜将软在怀里的人扶起来微微拉开一点距离,可惜乐无异的大脑当机得太厉害,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只笑眯眯地一个劲儿往沈夜身上凑。

 

沈夜将乐无异拉开,用力晃了晃对方,语气里透着点警告:“别闹了,再闹就真出事了。”

 

只可惜,跟现在的乐无异无论是讲理说教还是威胁警告,对方的大脑似乎都无法处理这些信息,他只依循着自己的本能,在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当乐无异再次凑上沈夜,两人的唇舌再次相贴的时候,沈夜决定要给乐无异一次教训。

 

 

----------------------------------

然而这一段都是废话TTVTT

评论(4)
热度(28)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