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接吻狂魔(中)

前方卡肉预警0w0

明天要去北京玩啦啦啦~大概要玩一整周,急急忙忙先赶了一点出来,肉等回来再补上啦~\(≧▽≦)/~


----------------------------------------------------

沈夜一个翻身将乐无异压在身下,膝盖插进身下人两腿之间堪堪抵在那敏感的地方,两臂撑在乐无异脑袋两侧,将人困在自己身下,也不管乐无异气顺了没有,沈夜再度低下头堵住了他的嘴。

 

舌头再一次轻易地入侵对方的口腔,舔弄过内里的每一寸,像是要把乐无异口腔的构造给勾勒出鲜明的记忆一般,沈夜的舌舔过整齐的贝齿,时不时以舌尖轻点上颚来给予对方更多的刺激,明明不怎么好闻的酒气在此时却像是一种催化剂,促使沈夜想要索取更多。

 

光是接吻已不足够,沈夜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乐无异身上摸索,灵巧的手指轻松解开了年轻下属身着的米色衬衫,微暖的米白色衬得乐无异肤色更加白皙,明明缺乏锻炼却能始终保持的恰到好处的身材曲线随着衬衫纽扣一粒粒被解开而显露出来,只是看着就让沈夜觉得燥热起来。

 

原本捧着乐无异脸颊的宽大手掌顺着侧脸摸过脖颈、滑至锁骨,最终停留在年轻人起伏胸膛的那两点,明知道乐无异此时醉得毫无自觉,沈夜还是认真地从前戏开始准备。

 

待他觉得时机成熟,准备帮乐无异脱裤子时,却发现跟大爷一样一直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年轻下属已经进入了梦乡。

 

“……”

 

如果杀人不犯法,那沈夜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乐无异。

 

沈夜气恼,但自己下身那个胀痛的部位也不容许他纠结更多,只得自己先去浴室解了燃眉之急。

 

》》》

 

第二天乐无异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像是要炸开似的,对于自己是怎么回到宾馆房间的这件事他连半点儿记忆都没有。他扶着脑袋摇摇晃晃地从床上坐起来,突然一只不属于自己的胳膊抬起,摸索到自己的腰间,然后一把将自己又按回了床上。

 

乐无异受到了惊吓,而当他转向胳膊主人的方向看去时,他受到了更大的惊吓。

 

为为为什么他的床上还有个人?!等等?这真的是他的房间吗?难道他进错成了别人的房间?还睡在了别人的床上??!!再等等?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啊?为什么这个人长得那么像沈经理?糟糕的是为什么他身上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啊啊啊?!更糟糕的是为什么沈经理身上也什么都没穿啊?!最糟糕的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睡一个被窝啊啊啊啊啊???!!!

 

“喵了个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醒了?”

 

沈夜睡眠轻浅,从乐无异起身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

 

“沈沈沈经理……?这……请问昨晚我……”

 

“昨晚你喝醉了。”

 

乐无异咽了咽口水,“然、然后呢……?”

 

“是我把你扛回来的。”

 

“哦……那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乐无异心中忐忑,虽说眼前这景象不管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暧昧,但也许只是他想多了,也许只是因为衣服被吐脏了所以才光着睡觉,也许只是因为沈经理的衣服也被自己吐脏了所以对方也光着,也许是因为沈经理觉得一个人睡觉冷才跑过来和他挤,也许是因为他睡姿太差才会导致两人现在的状态显得如此……亲密。

 

乐无异窘迫到几乎无地自容的表情在沈夜眼里有趣极了,但作为昨晚最后把他晾在一边的惩罚,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小子。

 

“奇怪的事?你是指?”

 

“就、就是我有没有什么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表现啊……什么的……”

 

喵了个咪!非要他把当初从夷则那听来的描述重新复述一遍吗!

 

“和平常不一样?哦~有啊。”

 

“啊?我……我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怎么,你不记得了?”

 

“我、我……一喝酒就容易断片儿……”

 

“那么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沈夜双眸微眯,觉得有点儿泄气,如果那是乐无异有意识甚至是出于潜意识的举动,那昨晚的吻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乐无异见沈夜表情转为不悦,心下说完了完了,这下把经理也给得罪了,就算不用卷铺盖走人,以后也一定没好日子过了。

 

“沈经理,那什么……虽然我不记得我昨晚做了什么,但要是对您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我先给您赔礼道歉了,要是有什么需要补偿的话我一定尽力——”

 

“补偿?那你说——这个,你要怎么补偿?”

 

沈夜偏过头,将颈部侧面展露出来朝向乐无异,上面依旧清晰的罪证赫然摆在眼前——那是乐无异昨晚咬“烤猪腿”时留下的牙印。

 

乐无异恨不得立刻钻到地里去,好死不死偏偏是咬人,还咬在这么微妙的部位,沈经理这下肯定要当自己是疯狗了。

 

“沈经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对不起……无论有什么原由,咬你总是我不对,您要是不高兴,那您尽管骂我,再不成,您打我两下出出气……?”

 

“打你骂你?我是那种记仇的人吗?你也是为了工作喝多了才会这样,我不怪你。”

 

乐无异觉得沈经理的声音听上去好像真的没有生气,非但没有生气,好像语气里还透着点古怪的笑意。

 

“您真的……不怪我?”

 

“虽然不怪你,但是你咬我,也不能让你白咬。”

 

“那您……?”

 

“有句话叫‘以牙还牙’,”沈夜话还没说完,起身就将乐无异推倒压在身下,看着身下人由困惑转为错愕的表情,他丝毫没有负罪感地凑到乐无异脖颈一侧,薄凉的嘴唇几乎要亲吻到对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乐无异耳边,激得他浑身酥麻。

 

“既然你咬了我,那现在换我咬你,也是非常公平的,对吗?”


评论(6)
热度(24)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