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太师父果然是萌系控(5)

连着两天更耶!然后后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更了=L=|||

-------------------------------------------------------

(5)

沈夜还未踏进偏殿,依稀已能听到沈曦的欢笑声,看来这事派徒孙异来确实没挑错人。

 

“小曦?哥哥来了。”

 

“哥哥?哥哥你来啦,小曦今天可乖了~都有好好听哥哥的话,没有去危险的地方,也没有做危险的事情~”

 

沈曦笑嘻嘻地扑进沈夜怀里,沈夜便任由小丫头搂着自己的脖子,他只稍加使力便轻易将沈曦抱起:“哦?看样子小曦心情不错?方才是何事笑得如此开心?”

 

“嘻嘻,小曦刚才在为无——啊不是,是小异哥哥打扮呢,小异哥哥长得可好看了~哥哥哥哥你也来看~”

 

沈曦引着沈夜往乐无异所在的内间走去,乐无异虽然十分希望早点脱离苦海,却又万分不愿被沈夜见到自己这副糗样,他慌忙躲到了屏风后面,想要尽快将裙子脱下来换回之前的装束,结果愈发忙中出错,不仅被裙摆绊了一跤,还被披帛缠得动弹不得,直到沈曦带着沈夜找到自己,看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狼狈模样。

 

真是流年不利,这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口水都能被呛着。乐无异一脸沮丧着自暴自弃等待兄妹俩的解救,到底还是小曦妹妹贴心,不但帮他把缠住手脚的披帛解开,还不忘关心自己是否摔伤,不像那个没良心的沈夜,就知道背着手站那嘲笑自己笨手笨脚。

 

乐无异气恼,可碍于现在伪装的身份,不便于同沈夜置气,只好尴尬笑着试图让这件事快点翻篇。眼瞅着沈夜的到来完全将沈曦的注意力转移了去,目下正是落跑的好时机。

 

“小曦妹妹,既然太师父来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告退了……”

 

乐无异趁着沈夜瞧不见的间隙冲沈曦使了个眼色,小丫头机敏伶俐,瞬间读懂了无异哥哥的眼神,反正也已经让无异哥哥陪自己玩了一整天,而且说好要替无异哥哥保密的,不能说话不算话,不然万一惹到无异哥哥生气,就又要少一个人来陪自己玩了。

 

沈曦支支吾吾半天,暗自琢磨着该怎么讲才不会露馅,眨眨眼睛冲沈夜撒娇道:“哥哥,今天小异哥哥陪小曦玩了一整天,让他先回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乐无异也随声附和着:“太师父,师父那边交代的事情……徒孙还未处理,可否让徒孙先行告退,去找师父?”

 

乐无异巴不得溜之大吉沈夜尚可理解,不过以小曦的性子,玩得正开心时是断然舍不得放人走的,怎么今日改了性子?小家伙有心骗自己,又怎能轻易放过这小子?

 

“你师父那边我已经交代过了,你尚在考察期间,暂时不必去他那里了。”

 

乐无异大惊:“啊?!那我去哪儿……”

 

“你哪儿也不用去,考察期间除了本座的吩咐,都须得随侍本座身旁。”

 

沈夜看着小家伙的表情有气不敢撒,更加觉得捉弄起来格外有趣,遂又补充道:“今日也不早了,你且在此暂作休息,待本座陪过小曦,哄她睡下后自会带你离开。”

 

这是哪跟哪啊?!不是说好哄得小曦开心就算合格了吗!沈夜你这个大骗子!

 

乐无异不服气,又不敢出言顶撞,只得老实呆在原地,等沈夜将沈曦的事情都处理妥当,再被领着离开。

 

——问他为什么不趁机溜走?要想从沈夜眼皮底下逃跑,别说是他,就算以师父的修为,恐怕也是困难非常,未免招来更多事端,他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

 

待沈夜哄得沈曦入睡,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跪坐在地毯上的小家伙确实是累得不行,等着等着就迷迷糊糊打起了瞌睡,最后还是被沈夜敲了脑门才醒过来的。

 

乐无异揉揉眼睛强打精神,或许真是累糊涂了,连说话的语气措辞都忘记改了。

 

“沈夜?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瞧你这出息,随本座回寝殿。”

 

“可我走不动……”

 

“……倒是会借机差使人,过来,本座抱你。”

 

乐无异稀里糊涂地伸出手搂住沈夜的脖子,小家伙趴在沈夜肩头舒服地流着口水继续打瞌睡,直至回到大祭司寝殿,方才被沈夜叫起来。

 

“沈夜?这里是……”

 

乐无异又揉揉眼睛,努力撑开眼皮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待他看清自己身处何处时,瞬间整个人都吓清醒了。

 

“这这这、这里不是你的寝殿吗?!”

 

沈夜似笑非笑反问道:“哦?你来过?”

 

“没!没来过……对了!我是听小曦妹妹说的……”

 

“呵。”

 

“太师父……我、徒孙能不能不睡这里……我睡相不好,怕会打扰您休息……”

 

“方才将你一路抱回来都安静得很,本座不是那般矫情之人,你只管在这睡便是。”

 

“可是……”

 

“你千方百计想从本座身边逃开,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本座知道?还是说——”

 

沈夜走近小家伙,蹲下身将人拉得离自己更近些,捏着对方的脸颊迫使对方与自己对视:“你讨厌,或是惧怕本座?”

 

乐无异听了连忙摆手否认,由于过于亲密的距离让他觉得脸有点发热,也不知道红了没有。

 

“太师父你误会了!徒孙并没有讨厌您,也没有什么秘密……就是怕打扰到您……”

 

“本座说了并无打扰,师祖的命令,你只管听从。”

 

“哦……知道了……”

 

方才光顾着照看沈曦,倒是忘了让乐无异把这身不伦不类的女娃装扮给换下来,沈夜皱着眉头有点嫌弃地看着乐无异傻里傻气的打扮,催促着让他去泡个澡,顺道将衣服换下来。

 

乐无异也不想继续这么穿着到处乱跑,要是再不当心被哪个熟人撞见,尤其是师父和瞳大人,虽说已经没什么颜面留存,但最后一点尊严也还是要的。但是……

 

“太、太师父……您能不能帮个忙?”

 

沈夜抬眼瞧见小家伙一副窘迫的模样,觉得可爱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多欺负两下。

 

“何事?”

 

“那个……这裙子的衣带在我方才摔跤时不小心被拽成了死扣……您能不能,帮帮忙?给我解了……那扣在背后,我看不见……”

 

“我当是什么事,那你过来。”

 

乐无异扭扭捏捏地挪到沈夜面前,尽管羞到无地自容也实在是别无他法,总不能把小曦妹妹的裙子给剪了。

 

所幸死扣拽得并不很紧,不消片刻沈夜就将错综纠缠的衣扣全数解开,他却突然起了玩心。

 

沈夜不仅周到地帮乐无异解了纠缠的裙带,更是自作主张将小家伙剥了个精光,然后拎在怀里径直往浴池走去。

 

乐无异又慌又气:“太师父你干嘛!”

 

沈夜冲他笑了笑,是那种让他毫无招架之力的笑:“干嘛?当然是洗澡了。”

 

“什么?!唉别别别!我自己来就好了,就不劳烦您老人家了!”

 

“不麻烦,正好本座也需要沐浴,顺道而已。”

 

乐无异欲哭无泪,为什么一落到沈夜手里就是这样的下场呢,主动权永远都握在对方手中,自己则总是被欺负得惨兮兮。


评论(2)
热度(21)
  1. 时遂之森百里兰生 转载了此文字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