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太师父果然是萌系控(番外·上)

继续打鸡血!尽量下一更把番外完结!

---------------------------------------

【番外·上】


“噗。”

 

乐无异和谢衣两个人并排坐在沈夜面前,三个人面面相觑没人出声,最后乐无异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眼看着沈夜脸上黑得要滴出墨来,谢衣非常自觉地拽了拽乐无异的衣袖,示意他快别笑了。

 

“徒孙异,你心情很好?”

 

沈夜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着说的,一双黑眸紧盯着乐无异,恨不得立刻就将对方压在身下好好将人置办一番,这小子最近是愈发猖狂了,都敢当着谢衣的面拂他面子,再纵容下去还能得了?

 

“咳、噗、咳咳咳!没、没有!我——心情一般。”

 

乐无异努力憋着笑,但他确实心情很好,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夜这么一副狼狈的样子,大约是平时被欺负多了,如今见到沈夜的糗样他竟生出了些许报复的快感。

 

谢衣见沈夜的脸色更加阴郁了,赶紧出声解围道:“呃,师尊,如今您这副模样,恐怕很多事务暂时都无法处理了,瞳那边我已经催过他加紧制作解药的进度,在解药制作出来前,师尊您打算怎么安排?”

 

谢衣提到了重点,沈夜便暂且放了乐无异一马,转向谢衣回道:“这些为师也考虑过了,虽然批阅文书的工作并不会受到影响,但需要出面的事务现在是无法出席了,既然你是为师看中的大祭司候选人,这次就当做给你历练历练,在瞳制出解药前,你就是大祭司代理,城中一切事务全权由你暂代处理。”

 

“这……可以吗?”

 

谢衣看上去有点为难,沈夜一眼便看出谢衣的疑虑与担忧,他努力伸长了手够到谢衣的肩膀,拍了拍后又为谢衣打了一剂强心针:“你尽管放手去做,若遇到什么难题,再来找为师不迟。”

 

之后,沈夜又向谢衣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细枝末节,便让人退下了,乐无异眼见给自己撑腰的要跑,心说糟糕,自己再不开溜岂不是羊入虎口,作势就要跟着谢衣一起退出去,却还未来得及转身就听到沈夜开口道:“你跑什么,你留下,本座另有事情交代。”

 

语气听不出来是好是坏,但是以他刚才不小心笑出声,再加上对方睚眦必报的小气性格,自己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乐无异尴尬地摸摸脑袋,嘿嘿傻笑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嘴上卖乖道:“请问,太师父还有何吩咐?”

 

沈夜从椅子上下来,一步步逼近乐无异,乐无异想躲却奈何无处可躲,只好僵在原地,眼看着对方伸手揪住了自己的领子,一把将自己拽到面前。

 

“你小子长进了?嗯?”

 

“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你刚才还笑?”

 

“可是……你都这样了还摆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我觉得挺好玩的……”

 

乐无异越说越小声,眼睛都不敢对上沈夜的视线,只好低着头自顾自地嘀咕,沈夜用鼻子哼了一声,揪着衣领的手攥得更加紧了些,另一只手狠狠用力捏了一把乐无异的脸,疼得乐无异直嗷嗷叫。

 

待到沈夜松手,乐无异只捂着脸喊委屈,刚才那一下是真疼,眼泪都要疼出来了。

 

“你,去偏殿那间带锁的房间看看,里面应该有个暗纹木箱,写着夜字,去帮我找两套衣服来。”

 

“又使唤人……”

 

乐无异不服气地撇撇嘴,从沈夜手中接过钥匙,正想着拿完衣服要怎么开溜,就又听到对方的警告:“快去快回,别想玩什么花样。”

 

“哦……”

 

乐无异退出大祭司寝殿,直至走了有十几丈以上的距离,过了转角,这才抓着头发暴躁起来。

 

可恶可恶可恶!为什么不管变大变小总是他被欺负!上次不小心喝了瞳大人的药变成了小孩子,不仅被师父笑话,还被沈夜耍的团团转!幸好药效只持续了不到半月,没让他吃太多苦头。这次沈夜自己栽了跟头,也不知道瞳大人这次又把药放在了什么诡异的地方,被他喝了下去,现在也轮到他尝一尝变小孩子受人笑话的滋味,结果师父从头到尾都没笑过!更可恶的是,为什么沈夜都变小孩了,受欺负的那个还是自己啊啊啊!?

 

“沈夜你个混蛋!”

 

乐无异气恼地低骂了一声,可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骂完以后总算舒了口气,他便继续向偏殿走去。

 

乐无异将取回的衣服掸了掸,即使被封存完好,也难免落了点灰尘,他将衣服抖了开来,衣服的颜色一如既往的是流月城祭祀们所穿的浅绿色,连规制都差不许多,他啧啧嫌弃道:“你就没点其他样式的衣服?这咸菜色看多了真是腻得慌。”

 

沈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唯一一件不同的上次拿给你穿了。”

 

“咦?那你穿那件不就好了?”

 

“蠢,都改过尺寸了,本座还怎么穿。”

 

“哦……”

 

是了,上次沈夜给他拿来的孩童衣服自己穿着略大,衣摆和裤脚总会拖到地上,后来沈夜就帮他把衣服改成了合身的尺寸。

 

这么说来,沈夜对自己好像还是挺不错的?也许没那么糟糕?

 

乐无异将取回的衣服重新收好,思忖了半天冲沈夜问道:“这衣服放好久了,要穿也得先洗洗,要不——我回长安一趟,帮你置办两件更好看的?反正骑着馋鸡去,当天就能回来的。”

 

“不必这么麻烦,就穿这件就行了,你去洗好了以后再给我拿来吧。”

 

“哦……”

 

乐无异愣头愣脑地抱着衣服准备往洗衣房走,等回过神来才觉得不对劲:“沈夜你个混蛋!又指使我干这干那的!本偃师可不是你的保姆!”

 

》》》

 

换上合身的衣服后,行动总算方便了许多,乐无异瞅着沈夜毫不避忌地在自己面前换好了衣服,却不知道对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把这些天的事务都交给师父了,那你准备做什么?”

 

“忙里偷闲,就当因祸得福了。”

 

“唉?那你现在是要去哪?”

 

“去找小曦,你也一起吧。”



评论
热度(14)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