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师徒孙】东西不可以乱吃

吃菌中毒原梗出处:http://www.weibo.com/1786164967/CpRaOg0jb?type=comment#_rnd1448169942836

这篇有毒,有病,有病,有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乐无异郁闷地挂掉电话,不死心地又换了沈夜的号码拨通,然而电话那头响起的是和刚才一样僵硬的人工录音。

 

“搞什么啊,师父和太师父怎么都不接电话。”

 

乐无异皱着眉头紧盯着手机屏幕,仿佛瞪着它对面就会给他回电话似的,不过这显然是他想多了。

 

其实两个大老爷们离了他两天本来应该是没啥大不了的事,不过考虑到谢衣和沈夜两人都是“生活十级残障”人士——当然不是指肉体上的,比如说他师父,乐无异之所以决定邀请谢衣与他同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到了那个惨不忍睹到没有一处完好的厨房,于是他咬咬牙以负责伙食这个极大的诱惑将师父骗、啊呸,邀请到自己家;再说说他太师父,这个倒好,虽然不炸厨房,但天天都是快餐泡面穷对付,用沈夜的话来说就是“反正饿不死就行”,乐无异见太师父面如菜色日渐憔悴,最重要的是沈曦这么可爱的女娃娃也要跟着这样的哥哥受罪,他实在看不下去,干脆就把兄妹俩都接来家里好吃好喝供着了。

 

乐无异曾和谢衣约法三章:他负责包揽家中一切吃喝事宜,对师父唯一的请求就是不要进厨房,谢衣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而沈夜就不同了,大爷一样不仅天天要点菜,还一周七天不带重样的,至于乐无异为什么会对沈夜这些蛮横的要求妥协,那是因为他可以在乐无异不在家时帮忙看着谢衣不进厨房。

 

总之他的师父和太师父虽然在学术界造诣颇高,但在料理这件事上简直比一窍不通还要糟糕。

 

所以这次公司派他出差,他原本还是有些担忧的,因为怕家里两个老人家一控制不住就把他家厨房给拆了,好在他后来做足了两天份的饭菜,并且打包分类好帮他们装进冰箱,临走前还千叮万嘱,放微波炉加热这件事一定要由太师父亲自动手。

 

满以为自己准备的万无一失的乐无异终于放心地离家而去,然而现在无论是两人的手机还是家里的座机,不管怎么打都没人接,这难免让脑洞大如黑洞的乐无异开始往最坏的情况担心起来。

 

该不会是炸厨房的时候被波及了?可就算他们两没法接电话,也总该有其他人联系自己啊?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乐无异敲了敲前面出租车司机的塑料挡板催道:“师傅,麻烦您再快点。”

 

急匆匆赶到家,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目睹的景象简直一言难尽——喵了个咪!家里这是遭抢劫了吗!

 

只见客厅里翻箱倒柜,报纸杂志散乱了一地,这什么情况?!

 

“师父?太师父?你们在家吗?”

 

乐无异试探性地叫了两声,本来他没报什么希望,毕竟屋里都成这样了,要是有人在家断不会让屋里乱成这副德行,不过没一会儿他就听到从卧室那边传来了动静。

 

难道贼还没走?乐无异随手拿起厨房的扫帚,蹑手蹑脚地往卧室走去,躲在门口不敢轻易进去,结果没一会儿就看到沈夜从屋里走了出来。

 

“什么啊,太师父你在家就回答我一声啊,想吓死我啊!家里这什么情况!”幸亏乐无异发现得及时,否则这一扫帚拍下去,万一把太师父打傻了,可就真得让他负责养一辈子了。

 

沈夜的样子有点奇怪,看上去……怎么说呢,好像没睡醒一样,迷迷糊糊的,但当他看到乐无异的时候却瞬间来了精神,一把拉过乐无异搂在怀里,还一直不停得抚着乐无异的后脑勺。

 

乐无异莫名其妙,但也没推开沈夜,只跟对方贫嘴道:“我不就走了两天,太师父你真的不用太想我的。”

 

沈夜压根没理他说什么,只像是在自言自语着什么,乐无异竖起耳朵仔细听方才听清楚:“小曦别怕,哥哥在这里。”

 

喵了个咪!这得是什么眼神儿才能把自家妹妹跟他搞混啊!

 

“太师父你看清楚!我是乐无异!你是不是病了?”

 

乐无异挣脱沈夜,伸手探了探对方的额头,也不烫手,那这是演的哪一出?

 

沈夜愣了愣没再管乐无异,自己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然后摆出思想者的姿势沉默着。

 

乐无异又出声叫了几次沈夜,不过对方都没理会他,他觉得蹊跷但也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给瞳寻求帮助。

 

“瞳医生,依您的看法我太师父他这是得了什么病?严重吗?要不要送医院?”

 

电话那头瞳表示不亲眼观察病人也没法下判断,好在今天他休假,住的又离这里不远,所以干脆来一次上门服务。要知道瞳在医学界各个领域都是有所建树的专家,要请他看病就算是再有钱的也得照样排队等,乐无异握着手机的手不禁抖了抖,然后咽了咽口水问道:“那瞳医生,您看这诊费……看在您和师父、和太师父都是至交的份上,能不能打个折?”

 

电话那头像是在认真思考乐无异的请求,然后一副忍痛割肉的语气回答道:“那就打个九折吧。”

 

挂掉电话后乐无异又去看了沈夜的情况,但并没有任何好转,决定先把客厅收拾一下的时候,又听到谢衣的卧室里传来了声响。

 

还有人在?难道是师父?

 

乐无异重新捡起那把扫帚,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谢衣的卧室,卧室房门没关,还没靠近门口就看到了谢衣在屋里和什么人说话。

 

只见谢衣对着一面墙弯腰行礼,嘴里还说着:“……旧日种种如川而逝,何必重提……足下授业之恩,谢某永世不会忘怀。”

 

乐无异摸不着头脑,师父这是在?在排练?可是他都回来了,总不至于排练忘我到都不跟自己打个招呼了吧?而且太师父那个情况,怎么看现在也不像是适合排练的时候。

 

“师父?我回来了,家里这是怎么了?太师父他是不是病了?”

 

谢衣对乐无异的话置若未闻,只继续对着白墙念念有词:“……这是为师与他的私怨,你们不要莽撞,若得时机,立即寻隙远遁……今日若能以偃术救得数人,那么作为偃师,我已没有遗憾。”

 

这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两个都不理人?乐无异走进了想看看谢衣到底怎么回事,结果说完一番话的谢衣突然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了一根擀面杖,然后在面前画了一个圈,随后就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向后倒去,幸亏后面有床接住了他。

 

喵了个咪!师父和太师父都神经错乱了!

 

乐无异上前推了推谢衣,不抱希望地问了句“师父你还好吗?”

 

本以为谢衣还会和之前一样对自己不理不睬,谁知谢衣看到自己时突然两眼放光,然后拍着手笑道:“无异,再扭一个,再扭一个!”

 

……扭什么啊?

 

乐无异无语,知道师父和太师父的情况大概差不多,自己也没什么好对策,只好乖乖回客厅继续收拾,收拾到一半,门铃响了,来的是瞳。

 

瞳看了看两人的情况,只说像是中毒,乐无异这才如遭雷击一般反应过来,上次老爹和娘亲去云南玩,正巧遇上吃野生菌的时节,就给自己带了点回来……可是他是知道用微波炉加热无法完全去除野生菌的毒性的,所以他明明没有做给他们吃啊?!

 

摸不着头脑的他和瞳两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沈夜和谢衣给搬上了车,直到后来忙得焦头烂额脚不沾地直至天黑两人的情况稳定下来以后,回到家的乐无异这才发现厨房的水槽里放着一个还没洗的锅,以及冰箱里那盘被煮过的牛肝菌。

 


评论(4)
热度(27)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