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青春,一往无前(6)

偷懒之后回归=L=

----------------------

(六)

 

运动会结束之后很久一段时间,乐无异都没有再找过沈夜麻烦,这让沈夜松了口气,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警告会如此有效,早知道板着脸一句话就能搞定这个麻烦的话,他肯定早就这么干了。


与其说乐无异是没再找过沈夜麻烦,不如说自打被沈夜警告过后,乐无异就再没找沈夜说过话,就连以往偶尔难得认真的讨教问题也再没有过,于是本以为终于能平安无事地度过这个学期的沈夜迎来了新的麻烦——乐无异的成绩下降了。


虽说成绩下降的幅度并没有严重到需要担忧的地步,但每每批改作业和考卷时,看到那些明明多问一句就能避免的错误还是让沈夜忍不住着急起来,他特意对比过乐无异前半学期的成绩,之前物理考试的班级排名他一直都是稳定的第一,但最近两次的月考都接连失利,看着那些令人惋惜的扣分,沈夜决定找乐无异谈谈。


其实对于最近学业上的失利,乐无异也是有所自觉的,他已经尽可能地去向班里的其他学霸讨教问题,但会学和会教毕竟还是两码事,大部分时候即便他问过小伙伴们却仍是一头雾水,也是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沈夜教书真的教得很好。


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人家都生气警告自己了,又哪还能好意思腆着脸去向人请教问题。乐无异盯着上周发的月考卷满面愁容,上面刺眼的红叉透出满满的讽刺意味。


可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乐无异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不能再让成绩继续下降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如果期末还是这种状态的话……小考失利也就算了,要是连大考也掉链子,不晓得老妈会用什么手段惩罚自己。


一想到以前某次因为粗心大意答题卡填错位,结果被老妈吊起来搔脚心吊了整整一个小时,乐无异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绝对不要再受那种酷刑了。


可是要他若无其事地再找沈夜问问题,他也是万万做不到的,思来想去左右都是死,于是乐无异决定走中间——用老哥给的零用钱请私人家教。


乐家虽不是什么大富豪,但乐无异的父亲乐绍成靠着和朋友一起经营公司,年收入也是很可观的,至少一家人过着富足的生活,而乐无异打从懂事起就没为钱的事情烦恼过。


至于他老哥安尼瓦尔,尽管两个人的名字看上去八杆子打不着边,他们却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若要细细道来兄弟俩的血缘关系中那些狗血曲折,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清,简而言之,安尼瓦尔的生母很早就过世了,那之后过了好几年他的父亲才与乐无异的生母重组新的家庭,因为乐无异的生母待安尼瓦尔也如亲生骨肉一般好,所以一家和乐融融并无芥蒂,只可惜幸福总是短暂的,乐无异出生没多久父母就遭遇事故双双身亡,无依无靠的兄弟俩被父亲最好的朋友收养,直到前几年安尼瓦尔有了自己的事业这才搬出乐家。


安尼瓦尔和死党屠休合资开了一家酒吧,因为地点选得好,装潢又独具一格别有情调,生意正是蒸蒸日上,作为兄长,既然已经有能力承担弟弟的生活开销,以他的性格是绝不好意思继续让乐家花这个钱的,于是他为乐无异开了银行账户,每月都会定期定量的往里头打钱。 
 

乐无异从抽屉里找出银行卡和存折,里面的钱要请个名校家教还是绰绰有余的,所谓心动不如行动,他很快就查找到了几个比较靠谱的人选,打算 明天拿去和老爸老妈商量商量。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二天,就在乐无异美滋滋地为自己的完美计划感到满意时,他在自行车棚被沈夜给逮了个正着。 
 

大约是因为自己之前做得太过,所以乐无异现在一见到沈夜就有种心虚的感觉,看到他就浑身不自在想要迅速逃得远远的,当然沈夜并不知道他这些小心思,还以为是自己之前话说得太重把人给吓着了,本着为人师表的责任感,他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主动找乐无异解开心结。 
 

本来大清早的阳光微暖空气清新,是个令人精神振奋的好开始,乐无异鼻子里哼着歌正准备给自行车上锁,然后就有一个人影挡住了自己的阳光。 
 

乐无异抬头瞧见是沈夜,他尴尬地摆出一个标准式微笑冲着居高临下的人打了声招呼:“沈老师早……” 
 

沈夜瞧着乐无异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比之前的虎视眈眈看着更让人来气,难道同他说话真的这么让他如芒在背?但作为一个成年人,作为一个老师,他忍。 


“你也早,我有点事要找你单独谈谈,午休的时候你来办公室一趟。”


“啊?什么事啊……”还要单独谈?该不会是想清算之前的总账然后把自己按墙角里扁一顿吧?!


“我想跟你谈谈最近你成绩的问题,总之午休时来办公室一趟。”


“可是我午休还有别的事情……”这可是千真万确的!绝对不是他认怂想落跑。


“那就放学以后来办公室一趟,这样行吗?”靠,老师找学生谈话居然还有讨价还价的?还有那一脸委屈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哦……知道了。”


自从乐无异上次被沈夜压了一头以后他的气势就好像蔫了一样,对着沈夜时总也硬气不起来,虽然极不情愿,但沈夜都搬出老师的身份了,自己实在没什么借口能拒绝。 

 
结果乐无异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脑内把各种妄想暴走的小剧场演练了一遍,结局统统都是自己死的很惨,而更惨的是,这一天的课他都没怎么听进去。 

 

死了啊啊啊啊啊!这沈夜搞什么东西!存心不让他专心上课!本来最近学习状态就不怎么好,再落进度的话期末就要开启地狱模式了啊!!!
 

乐无异心中哀嚎得惨绝人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因果报应?难道他真要这么一直对沈夜怂下去?他不甘心啊!
 

这大概是除了上谢衣的课以外,乐无异第一次希望课堂能够就这么永远不要结束。
 

然而下课铃还是很不给面子的按时响起,讲台上的老师交代完回家作业后就在学生嘈杂的收拾书包和闲聊声中离开了教室,平日里和乐无异顺路一同回家的小伙伴们斜背着书包习惯性地喊着他的名字,催促他动作快点好一起走,乐无异再一次陷入了心理挣扎。
 

去办公室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啧,死就死了!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除了值日打扫的学生其他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反观老师们,由于临近期末则是格外忙碌,沈夜自也不例外。
 

埋头于工作的沈夜终于想起来学生们都已经放学,乐无异该来办公室找自己了,于是他特意把乐无异的习题册和上月月考的试卷找出来想要仔细和对方说说问题,可是左等右等人也不来。
 

沈夜觉得蹊跷,既然小家伙不过来,那就自己去找他。
 

走近高二2班教室门口,透过玻璃窗就能看见里头还在逗留的学生,是阿阮、闻人羽和夏夷则,他们是今天的值日生,沈夜并没有看到乐无异。
 

他走到教室门口轻叩了叩门板,三个学生闻声纷纷朝他望去:“闻人羽同学,你知道乐无异人去哪了吗?”
 

三个小家伙莫名其妙地交换了下眼神,然后闻人羽回道:“乐无异的话我刚刚看见他和方兰生一起回去了。”
 

“回去了?”
 

“是的,我看他书包都背走了,应该是回去了。”
 

“哦,好的,谢谢你。”
 

沈夜道完谢绷着一张脸往自行车棚走去,然后他发现乐无异的自行车没了,再然后他发现自己被乐无异放鸽子了。
 

好小子,胆子不小啊,我看你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明天来学校还不得好好整治整治你!沈夜腹诽着把乐无异在心里训斥了个狗血淋头,最后也只得按压下怒气继续回办公室工作。
 

评论(8)
热度(14)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