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青春,一往无前(9)

失踪人口回归TTUTT

---------------------------

(九)

许是沈曦那一巴掌拍得太猛,乐无异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懵,只感到眼前这一高一矮的组合非常的……奇妙。

 

沈曦冲乐无异挥了挥手,笑道:“雷锋同学,这么巧。”

 

听了沈曦的话乐无异这才如梦初醒般回想起来,这不是上次那个跆拳道黑带吗?!

 

“原来是你!可是你怎么和沈老师在一起?”

 

沈老师?原来是老哥的学生。沈曦顺着乐无异疑惑的眼神望向自家哥哥,觉得缘分果真是妙不可言,瞧着对面一如初见时那般冒着股傻气的乐无异,不知道为何总是让她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

 

乐无异瞅着眼前二人,回过神的脑内立刻刷满了弹幕:她和沈老师是什么关系?看样子很亲密,难道是女朋友?可是她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那可是犯罪啊!不不不沈老师是个正直的人……恩大概。那难道是女儿?可女儿这么大了,沈老师看上去还那么年轻!难道是沈老师驻颜有术?恩这个感觉靠谱,不知道沈老师平时都是怎么保养的?有机会帮老妈问问……

 

眼看着乐无异脑洞快要收不住,沈夜的疑问适时地将对方的思绪拉了回来:“怎么,你们认识?”

 

一如沈夜的提问,他眉头微蹙着,尽管在冰释前嫌之后乐无异作为学生的表现确实不错,但如果关系到自家妹妹,那一切就要另当别论了。

 

乐无异摸摸后脑勺,想着该从何说起比较好,结果还没等他整理好措辞,沈曦那边已经替他跟沈夜说明了情况。

 

“上次不是和你说过,有个你们学校的学生帮我解围来着,喏,就是他。话说回来,我到现在还没感谢过人家呢。”

 

沈夜了然,自家妹妹承了自己学生的人情,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也该上上心,于是心中的敌意减少了几分:“之前替我妹妹解围的事,真是多谢了。”

 

乐无异听了沈夜的话连忙摆手,腼腆着表示这都是应该的,不需要客气。待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你妹?!……我还以为是你女儿呢……”

 

虽然后一句乐无异几乎是嘟囔着自言自语,但还是被对面的沈家兄妹听到了。沈夜的脸立马就黑了,沈曦在一旁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乐无异自知失言,十分窘迫地表示抱歉。

 

这样一来二去,气氛反倒是缓和了不少,大概是因为学生间共同语言更多的关系,两个孩子在发现原来对方和自己是同一年级之后便互加了微信,还美其名曰方便讨论寒假作业,这一切被沈夜这个妹控看在眼里,心里竟忍不住吃起味来。

 

只是没聊多久,乐无异这边就接到了自己老爹的电话,两边几乎都是靠吼才弄清楚了对方的位置,眼瞅着自己在这偷懒不合适,乐无异只好将电话里的情况跟沈家兄妹说明清楚,表示自己该去找爸妈了:“那什么,我今天是陪我爸妈一起出来采办年货的,刚刚不小心走散了,现在该去找他们了……你们怎么说?”

 

沈曦似乎并不在意,只笑着回他:“没事儿,那你去忙吧,改天有机会再找你玩儿。”

 

沈夜在后面阴森森地补充了一句:“别光顾着玩儿,记得好好写作业。”

 

在目送乐无异走远之后,沈夜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要给沈曦提个醒:“哥哥不反对你交朋友,不过自己要把握好度。”

 

“噗,哥你想什么呢!我就是觉得乐无异这人挺有趣的,至于其他方面的心思我可真是没有……”沈曦略带嫌弃地轻推了一把沈夜,对于自家哥哥这种看见自己与同龄男生交往就动不动如临大敌的反应,她实在忍不住想嫌弃一下。

 

听到沈曦的想法,沈夜或多或少安心了些,只是做朋友的话,乐无异着实是个不错的孩子,除去他曾帮过小曦这件事,学习认真刻苦、有正义感和责任感,足可见这孩子一直接受着良好的教育,说不定也能给小曦带来点积极的影响——只要乐无异对小曦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

 

》》》

 

除夕当天,乐父和乐母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虽然安尼瓦尔因为工作忙碌鲜少来家一趟,但每年春节还是会风雨无阻地回家团圆,一是养父母实在想念自己,再则是难得能趁着弟弟的假期陪他几天。

 

吃过年夜饭后,兄弟俩陪着老人家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包饺子,一年仅有一回的迎新晚会,乐绍成和傅清姣两人倒也不计较乐无异的睡觉时间了,随着迎新的倒数声,乐无异掏出震个不停的手机一条条翻过那些新年祝福,随后编辑了一条简单朴实的新年祝福语,然后群发给了所有联系人。

 

沈家兄妹这边,沈夜的情绪并不高,倒不是他心情不好,只是比起自家妹妹和谢衣那种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状态,作为最年长的一位,他实在不好意思跟着两个小年轻一起疯。

 

刚从谢衣哥哥那收货了新年第一个红包,沈曦喜滋滋地拿着跟沈夜炫耀,沈夜只得无奈地笑笑,告诉她自己那份明早再给她。

 

兴奋过头的小姑娘这才想起了那个仍在提示消息的手机,解锁屏幕打开微信一看,几十条新年祝福的提醒扑面而来,在五花八门的新年祝福语里,乐无异那条没有任何表情,只有短短几个字的简短祝福反倒变得显眼起来,沈曦点开乐无异的名字,给他回了条:[你这祝福也太简单了]

 

隔了几分钟,对面回了消息:[重要的是心意嘛,也帮我跟沈老师拜个年啦^_^多谢!]

 

看完消息,沈曦蓦地把手机屏幕凑到沈夜面前,坐在一旁的谢衣为沈曦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稀奇,便也凑上去看个究竟。

 

“是无异?小曦你也认识这孩子?”虽说谢衣与乐无异相处的时日并不长,但凭着那孩子对自己的敬意与执着,实在是让他喜欢得紧。

 

“这个说来话长,总之就是他以前帮过我,又碰巧是老哥的学生,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就交个朋友啦。”

 

谢衣感叹:“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从我离职后就没见过他了,现在还真有点想他。”

 

沈夜又想起乐无异先前那封写作道歉信读作给谢衣的情书的书信,忍不住吐槽道:“还是一如既往地崇拜你呢,之前就为你离职这事,还跑来跟我找碴,真不愧是你的脑残粉。”

 

“什么什么?还有这事?!快给我详细说说!”沈曦和谢衣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看着沈夜那张生无可恋的脸,从字里行间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于是沈夜只好大致说了下之前乐无异是怎么给自己找碴,而自己又是如何如何机智地将这些问题一一化解,至于运动会跑步那件事……沈夜觉得不重要所以决定不说。

 

谢衣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只一个劲地拍着沈夜的肩膀捂着肚子笑,沈夜黑着脸,碍于大过年的图个喜庆,不好跟这个损友翻脸。沈曦听完以后将自己的手机塞给他,然后道:“人家给你拜年呢,你不表示一下?”

 

沈夜不解:“我?表示什么?你帮我回个新年快乐就行了。”

 

“哦。”

 

说罢沈曦刚想拿回手机,谢衣半道将手机截了下来:“哎你们等等,我好久没见过无异了,让我跟他说两句。”

 

乐无异这边正纳闷对面怎么半天没回应,难道是睡了?正当他想将手机放下时,对面发了一条语音消息过来。

 

他也没多想,直接点了消息听取:“无异,新年快乐!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

 

乐无异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在爸妈和哥哥异样眼光的注视下手忙脚乱地跑回自己房间,世界顿时安静了下了,他再次按开那条语音:“无异,新年快乐!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

 

他没有听错!这是谢老师的声音!可是谢老师怎么会用沈曦的微信给自己发消息?他们认识?他觉得自己拿着手机的手都有点抖了,磕磕巴巴地打出一条消息回了过去:[你和谢老师在一起?你们认识?]

 

没过多久,沈曦又回了一条消息,依旧是语音,依旧是谢衣的声音:“我和沈夜,哦就是你沈老师,是好朋友,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跟你细说。”

 

还没听完,又发来一条:“刚刚从沈夜那听说了你的事情,知道你一切都好,我很开心,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说。”

 

然后就是一串字母加数字,是谢老师的微信号。

 

乐无异反复看着谢衣的微信号,如获至宝一般立即添加谢衣为好友,然而待他转念一想,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在这个家人团聚的日子,为什么谢老师会和沈老师在一起过春节?


评论(2)
热度(18)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