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青春,一往无前(番外提前放出,七夕短篇)

番外之一,以后有空再补个肉番外吧QWQ

时间是在乐乐毕业后,

大致是讲乐乐追到了沈夜,两人顺利在一起之后的事情

-----------------------------------------------------------


乐无异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只要再过半个小时等轮班的前辈们过来替班,他就可以下班回家了。他仰靠在转椅上伸了个直直的懒腰,又将早已完成的实验报告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在第N次确认无误后安心地保存上文件关掉了电脑。

 

整个科室都静悄悄的,只余半数的灯还亮着,乐无异抹了把脸想要赶走疲倦,他一边轻哼着小调收拾背包,一边伸着脑袋看办公室外面有没有人经过,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果不其然走廊传来脚步身,随之而来的还有熟悉的说话声。

 

乐无异大步流星跨到办公室门口,冲着还在几米开外的谢衣挥了挥手招呼道:“谢老师你可终于来了。”

 

谢衣对上乐无异时永远是一种长辈对晚辈无限宠爱的态度,他冲乐无异扬了扬手中的食盒问道:“值班辛苦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不用,阿夜说他一会儿来接我,我估计他晚饭肯定没好好吃,过会儿还得陪他一起吃饭呢。”

 

站在谢衣身旁的叶海顿时一脸嫌弃地揶揄乐无异:“哎哟,这大过节的还炫,知道你和你家那口子感情好,别再来闪我这个单身狗了。”

 

乐无异嘿嘿笑着,对叶海的话不置可否,只贱贱地打了声招呼:“叶叔好!”

 

叶海一巴掌拍到乐无异后脑勺上,手上可是一点儿没留情,把乐无异拍得龇牙咧嘴直喊疼,“叔什么叔!叫叶哥!本来还没老呢都让你念叨老了……”

 

谢衣在一旁看着两人嬉皮笑脸地闹腾,倒也不嫌弃,几个人先去休息区陪谢衣吃夜宵,顺便偷懒混点时间,毕竟一个人值班实在是太无聊了。

 

三人聊得正起劲时,乐无异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沈夜打来的电话,乐无异满含笑意地按了接听键,另外两人也很自觉地安静了下来。

 

电话那头沈夜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楼里听得格外清楚:“下班了吗?我大概还有二十分钟才能到,你先在办公室里呆着,别站在楼底下吹风。”

 

叶海冲乐无异打了个哆嗦,做了一个酸掉牙的表情,逗得乐无异直乐呵,电话这头的乐无异忍着笑意回答沈夜:“好的,我不着急,你开车慢一点,注意安全。”

 

叶海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沈夜:“我知道,你加班到这么晚,肚子饿了吧?一会儿想吃点什么?”

 

乐无异:“我吃什么都行,倒是你,肯定又没好好吃晚饭,一会儿还是去你喜欢的那家店吧……好了好了,我这边先挂了啊,你开着车呢,打电话危险……恩,那一会儿见。”

 

乐无异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挂了电话,坐在一旁的叶海已经抱着谢衣在哭诉了。

 

“谢衣啊你说这什么世道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这么公然虐狗啊!你说这像话吗!”

 

谢衣被浑身是戏的叶海缠得无可奈何,只好敷衍地笑笑,安慰他总有一天会找到对象的。叶海对谢衣毫无诚意的安慰表示嗤之以鼻,然后很快便从中恢复过来,转而八卦起了乐无异和他家那口子的恋爱史。

 

叶海捧着自己的大脸作少女状,向乐无异问道:“话说回来,认识你小子的时候,你就已经和沈夜在一起了吧?有几年了?”

 

也许是叶海的提问令乐无异回想起了过去的事,他腼腆地笑了笑,回答道:“快四年了。”

 

“噫,瞧你幸福的小样,想当初沈夜就跟个冰疙瘩似的,哪能想到现在对你是死心塌地的,哎我说,当年他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噗嗤。”

 

谢衣和乐无异两人在听到叶海对沈夜的形容时不约而同笑出了声,而在叶海的再次提问后又笑得格外意味深长。

 

乐无异轻咳了两声想故意卖个关子,叶海虽然是他的前辈,同时又长他十多岁,但由于叶海大大咧咧的性格,导致他和叶海相处时实在感受不到什么距离感。

 

“这个嘛——说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是我先追的阿夜。”乐无异像是回忆起了学生时代那莽撞的告白,过去的酸涩在如今开花结果的恋情面前显得弥足珍贵。

 

叶海倒是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一直以为沈夜才是属于那种喜欢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没想到啊……”随后他拍了拍乐无异的肩膀,感叹道:“你小子可以啊!”

 

乐无异被叶海这不知是夸是贬的惊叹弄得哭笑不得,偶尔向谢衣投去求救的目光,都被谢衣默默地无视了,毕竟同样身为还未脱单的单身人士,在这样的节日里捉弄一下秀恩爱的家伙,多少还是有点解气的。

 

“话说叶哥,你怎么会觉得是阿夜追我呢?”

 

叶海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才说道:“沈夜这人吧,就我所知是个非常我行我素的人,当然我不是在说你家那口子坏话啊,只是觉得他如果要接触一个什么人,从来都是自己掌握分寸的,再加上他这人总是主动与人保持距离,实在很难想象他会在一段感情里处于被动的状态啊……”

 

乐无异听得似懂非懂,对于沈夜遇到他之前的事情,他很少去过问,倒不是他没有兴趣,只是每次问起沈夜时,沈夜都一副不太积极的样子,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太问起那些事了。至于沈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乐无异眼里,他所接触到的沈夜就是他所知道的沈夜,一个懂得隐忍、有责任感、在感情方面却有点怯懦的人。

 

乐无异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依旧是沈夜的电话,隔壁的两人再次安静下来,看着乐无异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表示自己已经到楼下了,乐无异手忙脚乱地拎上自己的背包,脑袋紧挨着肩膀夹着手机,手指向下比划了两下,示意自己该走了。

 

谢衣和叶海两人目送乐无异一路小跑着下了楼,不禁感叹自己的眼睛终于不用瞎了。

 

》》》

 

到了楼下,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停在那,特别显眼,乐无异一眼就看到它,然后直直向车的方向奔去。

 

乐无异先是将背包放到汽车后座,自己再坐上副驾驶座,对于今天从叶海那里听说到的“沈夜”,尽管是他没有接触过的,却依然让他觉得新鲜,觉得又多了解到了恋人一点。

 

沈夜看乐无异一脸贼兮兮地傻笑着,倒也不调侃他,只是替他拨了拨额前凌乱的刘海,理所当然地关心道:“遇到什么好事了,笑得这么开心。”

 

乐无异心里美滋滋的,但他就是不告诉沈夜:“嘿嘿,不告诉你。走,回家去,我给你煲茶树菇鸡汤喝!”

 

沈夜觉得莫名其妙:“大半夜的煲什么汤,你抽风了?”

 

“我才没有,我就是高兴,想给你煲汤喝,怎么,你还不乐意啊?”

 

“你忙一天了,赶紧找个地方吃点好回家休息,煲汤的事等明天睡醒了再说。”

 

乐无异扁了扁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心血来潮听上去十分神经,可他就是抑制不住心里满溢的幸福感,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向沈夜妥协,毕竟大半夜真要煲汤的话,那他们两人都不用睡觉了。

 

吃夜宵的时候,乐无异格外殷勤地为沈夜夹了好几次菜,对于自家小小恋人的心血来潮,沈夜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酒足饭饱后,两人沿着小吃店的路往家走,权当是散步消化。

 

“哎呀,差点给忙忘了,今天是七夕吧?糟了,怎么办?现在都已经过去了……”

 

乐无异一拍脑门这才反应过来叶海说的大过节是什么意思,可惜不巧他今天值晚班,彻底错过了与沈夜一起庆祝的机会。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节日,不用在意。”

 

“这怎么行!我今天都没向你表示一下,我不甘心。”

 

沈夜笑了笑,停下脚步,抓过乐无异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两个人呈现出相拥的姿态,低沉又好听的声音贴着乐无异的耳朵传进他的心里:

 

“既然这么想表示,那今天我们晚点睡,怎么样?”


评论(5)
热度(17)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