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没有名字的短篇肉(1)

乐乐马贼设定~

抓了个大灰狼回来嘿嘿嘿XD

大概两到三更完结吧

毫无逻辑各种ooc纯粹为了肉为了带感而闹着玩的设定

----------------------------------------

(1)

大漠之中烈日炎炎,在距离破败的捐毒遗迹的不远处散布着数十个帐篷,那是由狼王安尼瓦尔统领的狼缇部落。

 

刚满十八岁的乐无异在前几天正式成为了狼缇部落的副首领,他正窝在自己的帐篷里改良从哥哥那里得到的新刀,今天的行动将成为他的首次实战,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为一个马贼,没有一把好刀是万万不能的。

 

“好了,大功告成!”

 

乐无异凭借着上次安尼瓦尔抢来的偃甲图纸,单靠自己的一知半解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尽管这花费了他不少时间,但在不断实验改良后,他终于成功地将发射铜钱镖的暗器固定在了刀柄上不易察觉的地方。

 

然而乐无异还没来得及找人炫耀自己的得意之作,帐篷的布帘被掀开,屠休带来了令他兴奋的消息:“报告副统领,据领地外的哨兵回报,在二十里外有一队人马正向捐毒方向行进,那批人马的领队疑似咱们今天的目标。”

 

乐无异正愁自己的新作无用武之地,想不到这么快就能有大显身手的机会,他立马收拾好行装,对屠休命令道:“屠休,你让兄弟们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出发,去会会那个黑心奸商!”

 

》》》

 

荒漠之中,以沈夜为首的马队正不紧不慢地向狼缇部落靠近,时值正午,恰好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眼看着马匹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随队的人们也都感到疲累了,于是沈夜下令让大家原地休息,待缓过劲来再继续往捐毒进发。

 

沈夜寻了一处高地,远远眺望着狼缇部落所在的方向。沙地被烈日灼烧得滚烫,行走于沙地之上甚至让人有种要被蒸熟了的错觉,作为副领队的谢衣在安排好其他人的休息事宜之后,看到站在沙丘上的沈夜,便拎了个水袋朝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师父,您辛苦了,喝口水吧。”

 

沈夜接过谢衣手中的水袋,视线依旧盯着远方,他拧开水袋小口地喝着水,清凉的水滋润着他略微干裂的嘴唇,沿着干涩的喉咙流淌进身体,在这样炎热的气候里,这口水胜过世上所有的琼浆玉液。

 

谢衣见沈夜看得格外认真,忍不住出声问道:“师父,我们离狼王的部落还有多远啊?”

 

“不远了,只要保持刚才的速度,半个时辰左右就能到了。”

 

“这次我们烈山部落与狼缇部落结盟,若论势力范围,明明是我们烈山比他们狼缇大,为何却要我们亲自前去他们的部落商讨结盟一事呢?”

 

谢衣年轻气盛,看着自己的族民为了结盟一事奔波劳碌,难免抱起不平来。

“此次前来商议结盟是我提出的,我知道你体恤族民,但你不必为此感到愤懑。”

 

沈夜看着远处原本一片荒芜的沙丘上隐约冒出了几个黑点,随着与自己的距离逐渐缩短,黑点慢慢变得清晰可见,若他没有猜错,那队人马应该是狼王的部下。

 

沈夜的嘴角不易觉察地向上微微扬起,他将水袋递还给谢衣,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有客人来了。”

 

以乐无异为首的一小队人在快马加鞭后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截到了沈夜一行人,乐无异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坐在沙地上休息的人们,他一眼就望到了那个眉毛分叉的男人,然后用手里的刀指向对方,侧头对屠休说道:“把那个男的给我抓起来。”

 

“你们谁敢?!”

 

屠休带着几人正欲围住沈夜,谢衣立马拔刀挡在了沈夜面前,转眼间局面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沈夜倒是丝毫没有为此感到惊慌,因为他早已看到为首的那匹马脖子上挂着狼缇的图腾。

 

沈夜按住谢衣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自己主动上前想要解开误会:“依这图腾来看,想必小公子是狼缇狼王的人,我与狼王素来无冤无仇,不知小公子抓我所为何事?”

 

乐无异看着对方文绉绉的样子不知为何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自己带的人比他们多,为何对方看上去这么气定神闲,丝毫不对自己感到惧怕?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干的好事,你心里应该清楚!”

 

沈夜实在觉得无辜,对于乐无异无中生有的指责更是感到哭笑不得:“若是我曾经哪里得罪过小公子,还请小公子明示。”

 

“一个月前,你的商队经过狼缇部落时,你以次充好把受潮的香料高价卖给了我们的人,这件事你敢说你忘了?”

 

“……看来小公子是认错人了,我从未去过狼缇部落,更不曾与你们的人做过买卖。”

 

“你还敢狡辩!说!你是不是叫何玮章!”

 

“小公子确实认错人了,我姓沈,单名一个夜字,至于你所提到的何玮章,我的的确确不认识。”

 

乐无异一脸狐疑地看了看沈夜,随后又瞅了瞅手中的画像,当初部落的族民将画像给他时特地强调了数次那人十分有特色的分叉眉,他没有道理会看错啊……

 

可恶,要是头一回出来抓人就扑了个空,回去岂不是要被大哥笑死?

 

乐无异攥紧了手中的画像,心说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耍起横来:“你还想狡辩,看你那分叉的眉毛,分明就是何玮章!别以为随便编个名字就能糊弄我,屠休,把这个人带走!要是还有其他人敢阻拦,就一起抓回去!”

 

谢衣这下彻底急了,眼看着师父要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带有,他立刻挥刀吓退了屠休等人,焦急地问道:“师父,我们怎么办?要动手吗?”

 

沈夜依旧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他按住谢衣持刀的手示意他不要担心,随后小声低语道:“我跟着他们走便是,反正都是要去狼缇部落的,一会儿你再带着剩下的人前往狼缇与我汇合。”

 

“可是……”

 

“一点小误会而已,再者说,以他们的身手也奈何不了我。”

 

谢衣犹豫了半晌,他自然知道以师父的本领就算是狼王安尼瓦尔也未必能伤他分毫,可他实在不明白师父为何要白白受他们冤枉。

 

“师父,我们明明可以和他们解释清楚的,你为何……?”

 

沈夜盯着不远处瞪着自己的乐无异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找到了点有趣的东西,所以先去看看。”


评论(3)
热度(24)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