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古剑,沈乐沈,师徒孙大乱炖,苏兰。
萌点大概是 不高兴x没头脑
╭(╯^╰)╮ x ٩( ˃̶͈̀௰˂̶͈́ )و

【沈乐】剥螃蟹

因为今晚吃了螃蟹,所以就地取了个材~

-----------------------------------------


“这是什么?”沈夜皱着眉一脸嫌弃地偏过头去,刚被端上桌的蒸笼热气腾腾,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却能闻到一股海腥味。

“今天给你换个口味。”乐无异笑得颇为得意,自己凑近蒸笼猛地嗅了一下,螃蟹的鲜味伴随着轻微的腥气涌入鼻腔,勾得他垂涎欲滴。

乐无异迫不及待地打开蒸笼,只见雾腾腾的一阵热气漫溢出来,精致的瓷盘里躺着两只被蒸得通红的螃蟹,看上去美味极了。

然而沈夜从没见过螃蟹,更不会知道这玩意的鲜美滋味,不需进食的体质使得他对食物从无要求,总是清淡素雅对付着过,虽说被乐无异捡回来后伙食已经改善了许多,也让沈夜意识到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多人间美味,可他并不会为了美食放下自己的矜持。

盘里的螃蟹依旧冒着热气,乐无异却已经等不及,揪着螃蟹腿就拎了一只到自己碗里,沈夜略带嫌弃地看了看边上不顾吃相的徒孙,拈起手边的筷子,另一手还小心翼翼地挽着袖子,这才把螃蟹夹进碗里。

然而沈夜正面临他前所未有的挑战——吃螃蟹。

这玩意儿全身是壳,硬邦邦的,哪里会好吃?

沈夜假装思考人生,用筷子有意无意地轻戳着螃蟹,但没有进一步动作。

另一边乐无异压根没动过筷子,全程都是直接下手,吃相粗鲁得让沈夜不忍直视,大约是沈夜的视线太热切,乐无异终于意识到身旁还有一个人。

“你盯着我干啥?快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了。”乐无异将螃蟹腿一个个掰下来,最后又将两只蟹螯也掰了下来,原本在螃蟹体内的新鲜汤汁顺着蟹钳的断口留了出来,他连忙带到嘴里嘬了一口。

此时此刻的沈夜简直嫌弃这个徒孙到了极点,虽然以前也有过不顾吃相出糗的情况,但今天这次是最让他嫌弃的一次了。

“……”沈夜不说话,以往出现不会吃的东西时,至少能观察乐无异的动作,但今天这种,他宁可饿着也不想效仿。

乐无异却像是心意相通一般立刻心领神会,他丝毫不在意旁边的人用如何嫌弃的眼神瞧自己,而是立刻擦了擦手,恍悟道:“对了,你是不是没吃过螃蟹……?”

“……”沈夜不置可否。

那就是了,乐无异心想。

自己这个太师父是天大地大面子最大,要沈夜开口求自己,那难度堪比劝服沈夜帮他刮眉毛。

好好好,谁让人家是太师父呢?谁让人是自己捡回来的呢?既然养都养着了,总该负责到底。

乐无异的爪子从沈夜面前伸过,目标直指对方盘中的螃蟹,在沈夜惊异的目光下将对方的螃蟹捞到了自己的盘中。

“你做什么?”

“帮你剥螃蟹呗。”

乐无异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对于哪些事情可以不经过同意就做,他拿捏得非常到位。

“……”

沈夜还是不说话,但也没反对,既然不反对,那便是同意了。

只是……沈夜见剥螃蟹的乐无异不仅用上了手,在剥蟹螯时连牙都用上了,免不了要多问两句:“你咬过了,还给我吃?”

乐无异白了沈夜一眼,手上继续剥着螃蟹,他将蟹肉尽量完整地从壳内掏出,盛放在背壳里,嘴上还不忘怼沈夜:“我一个偃师给你剥螃蟹你还挑三拣四的,嫌弃我口水就别吃。”

“……你可以教我剥,不用你来。”

“教你还不够麻烦的,下次再说吧。”

乐无异剥好螃蟹,蟹壳里的蟹肉堆成小山的形状,随后又帮沈夜倒了一碟醋:“你第一次吃,可能会觉得腥,蘸点醋比较好。”

沈夜不说话,但还是收下了乐无异推过来的蟹壳,他再次拈起筷子,夹了一小口蟹肉,微微蘸了点醋,送到嘴里——醋味完全盖住了腥味,是从未尝过的鲜甜滋味。

乐无异一脸期待地盯着沈夜:“怎么样?好吃吗?”

“……嗯,还不错。”

“不嫌弃我口水了?”

“……”

沈夜懒得再理乐无异,但那满满一蟹壳的蟹肉最后被吃了个精光。

评论(3)
热度(26)

© 百里兰生 | Powered by LOFTER